Tag: 第二次世界大战

1964日本豪赌奥运

2020年东京奥运会因新冠肺炎疫情推迟至2021年举办时,不少人都在问:为什么日本一定要坚持举办这届奥运会?这背后当然有很多经济方面的考量,但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东京上一次举办奥运会,给日本带来的回忆太美好了。

在中国的湖北地区,集中了九个师团试图一举歼灭中国军队主力的日本华中派遣军发现自己正陷入一场空前的苦战——中国动用了百万大军,在这场“武汉会战”中顽强抵抗,并且进退有据,打得颇有章法。

也就是在这一天,日本厚生大臣木户幸一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世界宣布了一件事:日本放弃举办1940年东京奥运会。

这其实并不算一则令人意外的新闻,很多人甚至一直在等着日本政府宣布。日本已经深陷侵华战争的泥潭,日本军部刚刚要求通过了《全国总动员法》,日本全国上下每一个人、每一个零件都被要求投入侵略战争中,根本就无力举办一届奥运会。

而从国际舆论来看,日本也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侵略行径而有资格举办一届呼唤和平的奥运会了,国际奥委会已经多次暗示乃至明示日本主动放弃举办资格。

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入场时的照片。在那届奥运会上,日本派出了190人的庞大代表团,仅次于东道主美国(也有想借机缓和因“九一八事变”与美国关系疏远的原因),与当时只能派出6人代表团的中国形成鲜明对比。在亚洲范围内,日本在相当长时间里一直是奥运体育方面的领先者

没过几年,日本人发现他们破灭的不仅仅是“奥运梦”,还有他们的“大东亚共荣圈”迷梦,乃至“世界制霸”的美梦。

一场二战,两颗,让日本整个国家基本被打残,遭受过两轮地毯式大轰炸的东京更是一片废墟,连像样的建筑都找不出几幢。

战后的日本,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在努力恢复经济建设的同时,日本人在寻找一种重新提振国民士气,乃至重新改变全世界对日本印象的办法。

1952年7月,东京都政府正式向国际奥委会提出申请:主办1960年第十七届奥运会。

1945年战败后的日本,一度处于国家崩溃的边缘:钢铁产量仅为1937年的60%,农业指数仅为1937年的59.3%,全国有1600万农业劳动力,到1947年时还有1000万人处于失业状态。

但是,1950年6月爆发的“朝鲜战争”犹如给日本吹来了一股“神风”,美国的“特需”订单让日本经济在复苏的基础上实现了惊人的腾飞:国内的钢铁、化工、船舶、制造、金融等行业全面振兴;国家的外汇储备余额从1950年6月底的2.86亿美元,暴增到了1952年5月底的11.777亿美元,两年增长了4倍。

有意思的是,在1936年柏林举办奥运会后,争抢1940年奥运会主办权的也是日本的东京和意大利的罗马——从这个角度来看,20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的奥运会简直是纳粹和军国主义国家的狂欢。后来由于意大利公然入侵埃塞俄比亚,为了争取盟友支持,罗马奥组委在墨索里尼的指示下放弃了申办,但东京并没有尝到最后的甜头。

这对在二战前就相互竞争,在二战中同时被痛打的“冤家”,二战后又再次在申奥的舞台上相逢。双方都有“重新改造后以新面目示人”的诉求,但这一次,罗马笑到了最后,拿到了1960年奥运会的主办权。

失败了的日本并不气馁,在1958年5月再次向国际奥委会提出申请:主办1964年奥运会。

关于申办奥运会的目的,日本文部省的《体育振兴审议会报告》中说得很清楚:“不仅有利于振兴我国体育,深化国际理解与国际亲善,特别是为国际社会正确认识真实的日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条件。”

在第三次申办奥运会的过程中,日本政府做了大量工作,除了在国内开展声势浩大的宣传,还做了不少“服务工作”:邀请国际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访日,承办国际奥委会第54次全体会议,举办第三届亚运会……

终于,在1959年5月26日的第55次国际奥委会全体会议上,东京正式被确定为第十八届奥运会的主办城市。

1962年6月14日,日本武田恒典亲王(左)在法国尼斯展示下一届奥运会的官方海报

1959年9月30日,“奥林匹克东京大会”组委会成立,同时,政府总理府新设“奥林匹克东京大会准备对策协议会”,统筹全国资源。在举办城市东京,更是全盘“奥运化”:道路交通方面有“首都高速道路公团”,街道规划有“首都街道规划室”,交通局设“高速列车建设本部”,连城市下水道建设也设立了“下水道局”。

至此,日本申办奥运会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借举办奥运会,让东京乃至日本,从里到外“翻新”一遍。

经过战后10多年的发展,日本尤其是东京的交通状况拥挤不堪,已经完全不适应经济发展速度。

自从拿下奥运会主办权,日本立刻制订了“道路整备五年计划”,到1962年就完成了70%的一级国道铺设,同时还突击建成了首都高速公路、东名高速公路、名神高速公路、东京高架单轨电车、东京地铁等等。这些道路基础设施的修建,让日本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的卡车货运量追上了铁路货运量。

说到铁路,为了迎接奥运会,日本启动了最大的“精品工程”——东海道铁路新干线。为了建设这条连接东京和大阪的高速铁路线亿美元)。原定工期为5年,但日本突击3年时间就完成了,赶在奥运会开幕前两个多月开通。这条长515.8公里的高速铁路,采用了一系列当时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包括1.435米的宽轨技术,创造了时速210公里的纪录,是当时全世界最快的铁路线——日本媒体宣称这是日本“新速度时代”的开始。

1964年10月1日,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前夕,新干线“光号”通过富士山。新干线万人次

为了举办奥运会,日本拿出了159亿日元,建成了国立体育馆、武道馆、驹泽体育馆、国立室内体育馆、代代木奥运村等一系列奥运场馆。

东京在二战后成了一片废墟,被称为“木头和纸片搭成的城市”。为了举办奥运会,日本政府从各地乡村调集了10万农民投入东京的市政建设。当时东京市内许多主干道为了修建高架路,挖出了1万多个大坑。全市有7000多栋房屋、5万多名市民因奥运工程被拆除和搬迁。

在这样的刺激下,日本出现了建筑热潮,1964年的新建建筑比1961年增长了71%。“不准修建超过31米的高层建筑”规定被废除后,东京的各种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大批高级公寓也随之出现,1964年东京公寓平均售价为950万日元,最高达到1880万日元,比1961年至1963年的平均价格上涨了一倍。

在奥运会即将举办的前几年,东京基本成了一个热火朝天的大工地。但日本政府却表示:不够,还远远不够。

1959年,日本的汽车年产量在50万辆左右,到1962年就飙升至100万辆。日本的汽车年产量在1961年超过了意大利,1964年超过了法国,1966年超过了联邦德国,1968年达到了355万辆,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汽车生产国。

1963年,原本生产摩托车的本田公司推出了第一辆S500汽车和第一辆T360微型货车。

1964年,丰田公司决定考虑向市场推出代号为179A的轿车,这款最终被命名为“花冠”的轿车在1966年问世,并在2006年实现各系车型累计生产3200万辆,超越福特的T型汽车和大众的“甲壳虫”,成为世界上畅销时间最长的民用轿车。

为追求性价比,日本政府在战后一度鼓励生产极小排量的K-Car车型,让日本家庭都能开上车

1964年,美国发射了“辛科姆3号”通信卫星,它的一个功能就是向全球电视实况转播奥运会盛况,这也使得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成了历史上第一届全球同步直播的奥运会。

电视直播的普及,让全日本掀起了购买电视机的热潮:1960年,日本家庭的电视机普及率为54.5%,到1964年,这个数字飙升至93.5%。可想而知,民众的需求也大大刺激了日本的电视机生产行业,并催生了两大行业巨头:索尼和松下。

奥运会举办10年之后,日本的电视机产量达到了世界第一,占到全球总产量的24.9%。值得一提的是,在1964年这个“奥运年”,日本的收音机产量也达到2437万台,位居世界第一。

1960年4月14日,大阪国际商品展览会上,日本彩色电视机厂家进行首次试播

更让日本人欣慰的一点是,通过举办奥运会,“日本制造”这个品牌认知在全世界由“粗制滥造不经用”,变成了“价廉物美精细化”。

在20世纪50年代初,日本凭借廉价劳动力,生产了大量便宜但质量差的产品以打开国外市场,因此饱受西方诟病。但是到了60年代,这一现象已明显改观,其中一个重要动力就是举办奥运会。

东京奥运会是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次没有采用瑞士制造的手表计时,取而代之的是日本精工表。精工集团在1961年成功研发出全世界第一座使用电池带动的石英钟,重量只有3公斤,平均日差0.2秒,两块电池就可以用一年——在五年前,一座石英钟还像一辆小卡车那么大。

精工表在东京奥运会上大出风头,让日本被二战摧毁的整个制表业重新恢复,而精工掀起的“石英风暴”也差点终结了机械表在人类文明中的进程。

从交通到建筑到制造业,日本政府想尽一切办法充分利用奥运红利,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他们也希望能借奥运的东风使之发生彻底改变。

在东京奥运会赛场上的田径、游泳这些要求时间计量极其严格的项目中,精工大出风头

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举办之前,日本绝非“干净国度”的代名词。在东京,在大阪,在日本各大城市,伴随着经济的超速发展,落后的市政建设和还没有跟上的国民素质,让拥挤、杂乱乃至肮脏成了一种常态。

二、注重仪表,到机场接人一定要穿正规服装,不符合着装要求的人不能进机场。

三、在观看奥运会所有项目的比赛时,无论哪个国家运动员夺得金牌,都要热情鼓掌。

六、文明素质教育从幼儿园抓起,从小就开始培养良好的个人素质和行为礼仪规范。

1964年奥运会开幕前的东京街头。那一届奥运会,用“全民办奥运”来形容日本也不夸张

至于后来经常出现在一些鸡汤故事中的“全场观众离场后没有留下一点垃圾”这种桥段,虽然有所夸张,但在筹备和举办奥运会期间,日本国民素质大大提高,却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在20世纪50年代末,东京普通老百姓家庭的生活大多是这样的:从水井打水,用澡盆洗澡,用蚊香驱蚊,用炭炉取暖。但随着奥运会的春风吹来,日本民众的家里开始出现彩电、电话、冰箱、热水器、空调、立体组合音响、微波炉等等。

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前,拥有电视机的日本家庭不多,但在奥运会之后,买得起电视机甚至彩色电视机的家庭越来越多。1960年,日本政府提出了“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计划在10年内实现人均国民收入翻倍。

统计数据显示,1953年,日本的恩格尔系数(食物消费占家庭总消费的比重)为55.9%,到1963年,这个指标就下降至39.3%,已经接近英国、法国和德国的水平。

按照有关方面的统计,日本为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总计投入了惊人的1兆日元(当时相当于30亿美元)。但事实上,直接用于奥运会比赛场馆设施和相关投资的只有160亿日元,奥运会的运营费用为60亿日元,即便加上东京的其他道路修缮等费用,一共也就1000亿日元。剩下的资金,全是为包括东海道新干线、东京地铁等以后长期可用的设施投入的。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日本豪赌的不是奥运会,而是借奥运会之机,豪赌自己国家的未来。

一共有来自93个国家和地区的5151名运动员参加了本届奥运会,日本派出了439人的大型代表团参赛。

在赛会组织方面,倾尽全力的日本主办方确实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赞誉,国际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甚至给了“史上最出色的一届奥运会”的评价。

在奥运比赛方面,借东道主东风,外加将柔道和排球两个当时日本的强项列为奥运会比赛项目,日本代表团取得了16枚金牌,位列美国和苏联之后,史无前例地第一次跻身奥运会金牌榜三甲。

从奥运会本身带来的经济收入来说,其实效果并不如预期,东京奥运会15天内卖出202万张门票,并不算理想,除了田径、游泳等比赛观众爆满,其他比赛场馆的观众并不是很多。到日本的外国观光客也只有预计的1/3。

不过,这些“小头”根本就不是日本政府关心的,他们更关注的是,这次“豪赌”后交出的全日本的发展答卷。

尽管在1965年出现了短暂的经济增长回落,但日本还是借着这股奥运的东风,进入了史无前例的高速发展期。

1955年日本第一产业的GDP占比为17.3%,到1965年降到9.8%,而第二和第三产业占比明显上升。

日本1955年的石油化工业产值近乎为零,但在1970年生产规模就达到了世界第二位。1955年日本粗钢产量为941万吨,到1965年已经达到4116万吨,仅次于美国和苏联,列世界第三。

从1965年到1970年,日本经济持续增长了57个月,整体经济指标增长122.8%,国民工资增长幅度达到114.8%。

在阿根廷举行的国际奥委会会议上,日本东京申办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成功,这也就意味着日本将成为亚洲第一个、世界第五个两度举办奥运会的国家。

2020年的这届东京奥运会,是否能像57年前的那届奥运会一样成功,乃至再一次带动整个日本经济的发展?至少目前,没有人敢给出肯定的答案。

这是卸磨杀驴?二战还没胜利带领英国赢得胜利的丘吉尔就被赶下台了

原标题:这是卸磨杀驴?二战还没胜利,带领英国赢得胜利的丘吉尔就被赶下台了

摘要:丘吉尔,是英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战时首相,正是他带领英国最终赢得了二战的胜利。但是为什么就在二战胜利的前夕,英国人民却在大选中将丘吉尔选了下去,这算是卸磨杀驴吗?

丘吉尔,是英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战时首相,正是他带领英国最终赢得了二战的胜利。但是为什么就在二战胜利的前夕,英国人民却在大选中将丘吉尔选了下去,这算是卸磨杀驴吗?

丘吉尔自己就说过,他带领人民所赢得胜利的目标,就包括人民可以拥有反对他的权利!这就很高杆,因为仅从这点看,从“人民”角度,英国政府就显然比希特勒的纳粹政权更值得保卫,也是同盟国方面价值观正确的有力佐证,哪怕同盟方有着苏联和中国这样的国家,苏联斯大林也是不容反对的集权政治,当时的中国更可笑,蒋介石是想集权而不可得的政治状态,手下一帮出身黄埔的嫡系军官,还直接学习法西斯方法,试图借此为校长完成集权大业,也就是说,其实不打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不入侵中国,蒋介石也很可能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会建立起一个具备法西斯硬核的政权,只是他没有得逞,就被绑上了同盟国的战车而已。不过丘吉尔这个话说出来,倒是意味着同盟国方面是认可这种价值观的,至于苏联和中民国,那也是暂时发展阶段还没到这一步嘛。

然而所谓丘吉尔被“英国人民”赶下台,那就是子虚乌有的事,丘吉尔的败选,是政治势力角逐的败北,跟“英国人民”关系不大,只是这个过场里,用到了一下被引导的“民意”而已。

此时英国的选举,并非完全是英国的内政,既然涉及到世界霸主的交替,内涵就已经是国际地缘政治上的一个核心问题。

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年轻的美国已经完全具备了世界霸主的基本条件,钱多粮足,武德充沛,又能审时度势,在恰当的时间里介入战争,然而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在协约国的框架下,他们看到了对面的敌人德国,却没提防身边的战友也会捅刀子,战后被英法两个老牌帝国主义联手主导的政治运作,失去了对欧洲事物的话语权,除了成为世界最大债权人,就没有别的像样收益,只能退回北美,关起门来傲娇,搞所谓的“光荣的孤立”。

一般来说美国人的思维方式标签就是简单粗暴,再加直接的精致利己主义,非常看重实际利益,但是不能小看人家的精英阶层,已经具备了大工业魔力的美国,高层精英显然已经对未来世界有着许多超前预知,一方面有人在鼓吹“光荣孤立”,一方面以罗斯福为首的一群人,已经开始另一种布局,借着世界性的经济危机,用近乎以工代赈的价钱,重新打造美国基础设施,既完成了美国未来新工业布局的调整升级,还让被大萧条中逼上绝路的底层民众感恩戴德。更猛的是让红色资本家哈默把调整下来的无数旧工业设备,都投放到苏联的手里,苏联是一九一八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才刚成立,在欧洲各种干涉势力可从来没断过,外交上已经沦落到需要和战败的德国交好,需要和中国,甚至东北的张学良客气交往,然而到一九四一年,在自己内部混乱拉夸,外部被德国打懵圈的状况下,居然凭借战乱中后撤到乌拉尔山脉以东的工业产能,爆炸式增长,翻盘吊打了德国,那么可以想象,德国二战时那点夸张的工业,居然早被苏联不声不响地超越了一个等级,其中红色资本家哈默在二十年代末,到底起过多大作用,才能把一个同样由农奴制大国,悄就转换成了世界第二大工业体?

我没有那个历史功底和能力去探究这一切是否是人为的,我只在这里看到一个对美国极其有利的事实:只要美国继续光荣孤立,即使没有纳粹第三帝国,在欧洲,也已经有了一个对英法更加摧枯拉朽的掘墓人成长起来了。

历史也已经证明,从那一刻起,英法除了哭着喊着抱紧美国大腿,紧紧团结在美国周围之外,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如果这是巧合,你们谁爱不信。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王国,广有三千五百多万平方公里的主权及殖民土地,更有纵横大洋的海上霸权,王室,贵族,既得利益者何曾愿意放弃这一切?但是他们太老旧了,老旧到“保守”,至今这个词汇在英国都是一个具有光荣属性的褒义词,他们崇尚富裕而悠闲的慢生活,用无聊且应付的态度从容开发着自己拥有的世界,是啊,有什么好着急的呢?自己开发不完不是还有儿子、孙子吗?然而,工业革命带来的工业和科技发展,相应的经济发展,急剧的提高着英国维护广大殖民地的成本,到布尔人战争期间,英国既得利益者这种慵懒缓慢粗略开发殖民地的收益,已经不足以应付其维护成本,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掏空了英国人的家底,就这样,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算计了美国一回,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已经在全盘接收英国世界霸主全部政治遗产的前提下,同时为它准备好了再不老实真的会死的杀局!

英国这种自己当了数百年老大的老流氓,怎么会看不出来?退出世界霸权争端,降格到一个地区性大国的地位吧,但是即使到此时,同样还需要给英国精英阶层当中潜在的不甘这一个警告:于是马歇尔计划当中,欧洲援建物资的英国部分,只需要那么稍稍朝艾德礼的团队倾斜一点,那么丘吉尔这样功劳卓著的人物都可以被合法抛弃,何况你乎?

英国老实了,然而没用,铁幕降临后的美国可比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冷酷无情的多,美苏冷战归冷战,照样与苏联一起默契的各自推动世界各殖民地的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彻底剪除了方便英国重新崛起的羽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