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真蒂莱斯基的故事

先是真蒂莱再是他强如莫雷也无法征服欧洲球员火箭真的太惨了

莫雷是NBA里比较出色的一个总经理了,虽然可能比较有点扣,但是他的淘宝眼光以及领钱换整的能力还是相当强的,但不得不说欧洲球员成了莫雷的梦魇,每年夏天除了在自由市场忙活外,莫雷还有一项例行工作那就是联系那些有签约权的国际(欧洲)球员,探寻把他们带到NBA的可能性,在如今的这个篮球时代,除了美国篮球运动员外,欧洲也有一些很强的篮球运动员,所以欧洲也成了NBA另一个挖掘潜力球员的市场。

前不久火箭已经宣布正式宣布放弃了亚历桑德罗-真蒂莱的签约权,线年的次轮秀,火箭通过交易得到了他的签约权,这几年来真蒂莱一直是欧洲最优秀的侧翼球员之一,可惜一年又一年的沟通尝试后,真蒂莱因为各种原因始终没有下定决心登陆NBA,等了6年,火箭最终决定放弃,今年线岁,而且还在刚刚结束的比赛中拿到了MVP,不得不说他的实力真的强。

比真蒂莱年代更久远的还有一名球员,那就是国际球员里最顶尖的后卫之一——塞尔吉奥-尤伊(Sergio Llull),早期的翻译译为鲁尔,鲁尔是2009年的34号秀,跟哈登同届,当时火箭花了225万从掘金手上买下了他的签约权,当年的225万美元能干什么呢?当年的探花秀哈登第一年年薪只有400万(现在都上千万了),最后雷霆也仅因为每年200万的年薪差距放弃了哈登,可见当时火箭为了得到他是下了重本的。

今年是火箭邀请他加盟的第10年,早在今年三月份莫雷就亲自飞到西班牙去看过他的现场,当时双方可能就有过商讨,但从目前的形势看来今年鲁尔仍然不会登陆NBA、加盟火箭,昨天,在接受西班牙媒体《阿斯报》采访,被问到加盟NBA事宜时鲁尔是这么说的:“这是我个人的决定,是我之前就做出的决定,去NBA的事情还有很多机会,这是一扇你永远不会关上的门,不过我在皇马很开心,这是我想待的地方,赢很多冠军,享受很多年篮球生涯。”

当然他也被问到了火箭对他的兴趣,答道:“我很感激火箭每年都对我感兴趣,也很感激他们尊重我的决定,他们从来没给我施加过任何压力,他们一直很礼貌,他们接受我的决定。”太长了我给你们总结一下吧:火箭是个好人,但我还是更喜欢皇马,他接受采访时七夕还没过完呢,莫雷真是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虽然莫雷每年都还在尝试,但其实我们也都心知肚明的是,鲁尔已经32岁了,在皇马已经效力13年,早早开始扎根的他早就离不开欧洲篮球的土壤了。

这件事也给了NBA一个提醒,想从欧洲挖人,越快动手越好,越往后,他们加盟NBA的可能性只会越来越小,那个比如卢比奥、东契奇成名更早的欧洲天才控卫,如果不是动手快的话或者我们永远都没法在NBA看到他们了。

阿尔特米西娅·简蒂莱斯基的绘画

《中国妇女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中国妇女报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中国妇女报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妇女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中国妇女报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1976年,一个由艺术史学家安·萨瑟兰·哈里斯和琳达·诺克林策划的展览“女性艺术家:1550-1950”在美国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举办,后又巡展于布鲁克林博物馆。这是第一个关于西方艺术史中女性艺术家的回顾展,“她们”首次作为一个群体亮相,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广泛关注。意大利17世纪的艺术家阿尔特米西娅·简蒂莱斯基(ArtemisiaGentileschi,1593-约1656)有6幅作品参展,包括1610年即她17岁时完成的作品《苏珊娜与长老》。此后,随着更多展览的推出,尤其是在2001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的一场她与父亲的展览之后,简蒂莱斯基逐渐被视为最重要的巴洛克艺术家之一。2020年10月3日-2021年1月24日,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为她举办了回顾展,展览汇集了来自欧洲和美国博物馆以及私人收藏的约30件画作,全面展示了简蒂莱斯基的艺术成就。

简蒂莱斯基以其对女性力量主题的描绘而闻名,她曾创作过多个版本的以“朱迪斯斩杀赫罗弗尼斯”为题的作品。据《圣经》记载,朱迪斯是一个以色列寡妇,在亚述军队入侵以色列时,她带着女仆闯入敌军大营,引诱并杀死了亚述将军赫罗弗尼斯。由于简蒂莱斯基曾遭遇,因此她画作中血腥暴力的主题被解释为愤怒的宣泄,她本人也被描述为愤怒的原始女性主义者。简蒂莱斯基是画家奥拉齐奥·简蒂莱斯基的长女,从小就表现出绘画天赋,在父亲的工作室学画。而她父亲与卡拉瓦乔相熟,因此她的早期作品受到卡拉瓦乔明暗法的影响。1611年,也就是在她画完《苏珊娜与长老》的次年,他被父亲的一位朋友、艺术家阿戈斯蒂诺·塔西,但塔西承诺会娶她。9个月后,当她的父亲发现塔西不可能兑现诺言时,便将他告上了法庭。简蒂莱斯基不得不面对细节审讯和身体检查的羞辱,甚至遭受绳索绞指的酷刑,以证明自己的指控属实。尽管塔西最终被判有罪,但他只被判处短暂的流放,而事实上并未得到执行。庭审期间,在父亲的安排下,简蒂莱斯基嫁给了佛罗伦萨的无名画家皮兰托尼奥·斯蒂亚特西。官司结束后,他们搬到了佛罗伦萨,这场并非出于爱情的婚姻维持了大约十年。

大约就是在刚搬到佛罗伦萨的时候,简蒂莱斯基创作了第一幅《朱迪斯斩杀赫罗弗尼斯》(1612-1613)。在这一版本和藏于乌菲兹美术馆的另一版本同名作品(1614-1620)中,女仆阿布拉用力按住赫罗弗尼斯,而丰满强壮的朱迪斯则左手揪住他的头发,右手的刀正在割下他的脖子,神情冷漠,杀伐决断。这两幅作品都运用了卡拉瓦乔式的光影,尤其是后一幅,黑色的背景衬托出了前景中充满动感的人物形象,舞台灯光般的光线照在人物身上,呈现出强烈的戏剧性效果。

简蒂莱斯基偏爱圣经故事或历史传说中的女英雄,除了苏珊娜与朱迪斯,她还创作过以杰尔和西西拉、以斯帖和亚哈随鲁以及卢克丽霞等人物为主题的作品。她画中的女性形象往往像她一样,赤褐色的头发,双颊丰盈,胸脯饱满,以至于她的许多画作都被视为自画像。而她在现实中也活成了一位女强人。简蒂莱斯基在佛罗伦萨时即已成名,并于此时学会了阅读和书写。她在1613至1618年间生了5个孩子,令人不得不惊叹于她强大的内心世界和超人般的创造力。在接下来的30多年时间里,简蒂莱斯基游走于罗马、威尼斯、英国和那不勒斯,继续在意大利达官贵人和外国王室中寻找客户,她的画作曾被托斯卡纳大公、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和英国国王查理一世等人收藏。在她去世后,其作品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线。究其原因,一是由于她的绘画风格已不合潮流;另外也许就是其作品所引起的“视觉不适”,暴力美学尤其是源于女人的暴力美学是男权社会想要避而远之的。

2011年,艺术史学家弗朗西斯科·索利纳斯发现了一批简蒂莱斯基的信件,其中包括写给她当时的情人、佛罗伦萨贵族弗朗切斯科·玛丽亚·马林吉的信。这些信件得以在前述的伦敦国家美术馆的展览中展出,索利纳斯在展览图录中写道,它们“展示了一种充满激情、冒险甚至放荡的生活方式。”她将简蒂莱斯基描述为“异常勇敢、肆无忌惮、投机取巧和雄心勃勃”的女子。也许,正是这样的能量和激情为她的作品注入了活力四射的品质。无论当代艺术史家如何在新的论著中对简蒂莱斯基进行艺术身份的重塑,都不得不感佩其作品所呈现出的强大力量。正如她自己所言:“你会在女人的灵魂中找到凯撒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