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库特冯蒂佩尔斯基希

对希特勒的盲目顺从山穷水尽的第4集团军走向覆灭

库尔特·冯·蒂佩尔斯基希将军指挥的第4集团军在“巴格拉季昂行动”开始时处于毫无希望的战术态势。它构成了向东探出的白俄罗斯突出部的末端。

1944年6月。这个集团军的大量部队挤在第聂伯河对岸一个脆弱的桥头堡中,哪怕只是局部撤退也可能演变为千军万马争抢少数桥梁的溃逃。第4 集团军在战役之初的实力并不比它北面不幸的友邻第3 装甲集团军强多少——前线部署了三个军(从北到南依次是第27 军、第39 装甲军和第12 军),包含九个质量参差不齐的师,绝大部分都是步兵。预备队兵力极少,充其量就是第14 步兵师和尚未完成战备的第60装甲掷弹兵师“统帅堂”。和中央集团军群的其他部队一样,第4 集团军没有装甲部队。该师防守着长得根本无法防守的战线,而总司令部又一次决定把某些城市指定为固定阵地—即位于该集团军左翼的奥尔沙和中央的莫吉廖夫。这两个城市各得到一个师作为守备力量——在奥尔沙的是第78 突击师,在莫吉廖夫的是第31 步兵师一部—并接到了坚守至最后一兵一卒,必要时全员战死在城市废墟中的类似命令。

首先,该集团军据守在苏联境内最重要的一条公路沿线:莫斯科—斯摩棱斯克—明斯克国道。无论是向东还是向西开展军事行动,控制这条大动脉(德军称之为Rollbahn)对于后勤供应而言都至关重要的。实际上,在“巴巴罗萨行动”的头六个月,就有许多战斗是围绕这条大动脉进行的。虽然国防军曾经将这条大动脉视作通向莫斯科的道路,但此时苏联红军已经将它看作了最终进军明斯克的关键。

其次,第4集团军的阵地横跨一座重要的陆桥,即德维纳河与第聂伯河之间80千米的间隙。第聂伯河畔的奥尔沙在这一背景下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它是控制这座陆桥的锁钥。如果苏军控制了这座陆桥,那么他们不必依赖这两条大河上的桥梁就能将人员、装备和物资前送,用于后续进攻。由于这两条原因,第4 集团军便成了“巴格拉季昂行动”的主要目标之一。

苏军的突击是在6 月23 日开始的,第3 白俄罗斯方面军和第2 白俄罗斯方面军的部队同时发起了进攻。首先由炮兵制造了持续两个小时的恐怖火焰风暴,蒸发了德军前沿阵地的战壕和其中的人员,夷平了地堡并引爆了堆放的弹药。就连东线的老兵日后也回忆说,他们从未见过任何在强度和精确度方面可与之相比的火力准备。炮火延伸后,各步兵师便开始发起进攻—第3 白俄罗斯方面军的部队在右,第2 白俄罗斯方面军的部队在左。前者在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将军的指挥下担任主攻,投入了整整三个集团军(第5 集团军、近卫第11 集团军和第31集团军)—共25 个步兵师和11 个坦克旅—对付位于第4 集团军左翼,位于奥尔沙北郊的第27 军。这次突击几乎是刚一开始就击穿了第27 军的第一道防线,当天晚上德国人就不得不将预备队—第14 师调到前线应急。苏军次日就以大量投入坦克旅作为应对,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将战术突破扩大为战役突破。到了6 月25 日,苏军坦克已经进入了德军兵力空虚的后方,像潮水一样向西涌去。第4 集团军与其左侧第3 装甲集团军的联系被切断,第二天突破口就从32 千米宽扩大到80 千米宽,苏军装甲兵已经在第4 集团军后方如入无人之境。

在南面,由初挑大梁的司令员扎哈罗夫指挥的第2 白俄罗斯方面军是苏军参战的四个方面军中实力最弱的一个。扎哈罗夫的任务也是辅助性质的:正面进攻第聂伯河桥头堡,牵制住莫吉廖夫附近的第4 集团军部队。如果进攻得手,第4集团军就将无法调整部署或以足够快的速度应对其左翼的大规模突破。但就连在这个由德国第39 装甲军(它只包含四个虚弱的步兵师,是又一支没有坦克的所谓装甲部队)防守的地段,可怕的炮火准备加上两个集团军(第49 集团军和第50 集团军,共16 个步兵师和2 个坦克旅)的强大突击,还是超出了德军防线的承受能力。截至当天中午,最初的突击已经撕开了德国第337 步兵师的两道防御阵地。眼看防线有被彻底突破的危险,第39 装甲军的指挥部投入了它唯一的预备队—第60 装甲掷弹兵师“统帅堂”。由于该师的装备尚未配齐,许多士兵也是未经训练的新兵,所以其战斗表现也符合人们的预期—换句话说就是,打得并不好。事实上,该师经过6 月24 日一天的战斗便已崩溃,然后就仓皇逃向后方的明斯克。

鉴于第4 集团军的左翼在奥尔沙被击破,中央在莫吉廖夫崩溃,与南面友邻第9 集团军的联系又被切断,集团军司令蒂佩尔斯基希便在6 月25 日请求上级批准他撤退到第聂伯河后方。虽然他并不确定自己能否挽救第4 集团军,但撤退至少可以暂时让部队与苏军脱离接触,缓解苏军对他的战线施加的可怕压力。无论如何他都必须采取一些措施。苏军已在莫吉廖夫北部突破,敌人的坦克正潮水般涌向第聂伯河。由于迟迟得不到批准,蒂佩尔斯基希自作主张命令部队全面撤退,但不是退到第聂伯河,而是退到第聂伯屏障(Dnepr-Schutzstellung),即这条大河前方的一道筑垒防线。虽然无法作为永备阵地固守,但它至少能让前线部队得到短暂喘息。但是就连这个半吊子的解决方案也令他的集团军群司令大为光火:“你这是在违抗希特勒的命令。”布施元帅威胁说。他命令蒂佩尔斯基希把部队拉回原先的前沿防线,并在命令的末尾指示:“完成后向我汇报。”

唯一的问题是,布施的命令是不可能执行的。原先的前线基本上已经不复存在了。这正是蒂佩尔斯基希最初下令撤退的原因。德国官方战史痛斥了布施在这个问题上的“脱离现实”,并且认为这无疑源于他对希特勒的热爱。

既然明面上的行动受到阻止,蒂佩尔斯基希便选择了暗度陈仓。他起草了新的作战命令并叫停了撤退行动,但又做出额外说明:“部队应在前线所有未受攻击的地段固守,直到在优势敌军攻击下被迫后退为止。”这道灵活的命令给他手下的军长们开了“后门”,使他们得以继续后退到第聂伯河甚至河对岸。

因为他们全都受到了“优势敌军”的攻击。如此一来,发布命令已经成为一种点头加眨眼的游戏:有足够的“就地坚守”之类的字眼让总司令部满意,又有足够的灵活性让前线继续实施机动作战。文字清晰、目的明确、有话直说、绝无歧义:这些都是军事命令的必备要素—然而它们在国防军中都已没有了容身之地。

蒂佩尔斯基希在这里取得的小小胜利基本上不能起到任何为德军止血的作用。起初的撤退很快就转变为了一场磨难。当他的集团军缓缓退向第聂伯河时,在白俄罗斯的这一地区被当作公路使用的砂石小路很快就被大量人员、装备和马匹堵塞。部队的行进速度慢得出奇,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急着赶往第聂伯河的并非只有德国人。苏军各部也在行军,并且往往和德军走在同一条道路上,激烈的战斗始终没有停歇。苏军的坦克和步兵一次次截断德军的行军纵队,或是冲散其后卫;德军不得不反复地从行军队列展开成战斗队列。不同的部队在行军过程中混杂在一起,德军没有一个师在战斗后还能保持整齐阵容。

从集团军到军,以及从军到师的通信很早就崩溃了。最糟糕的是,当筋疲力尽的部队蹒跚来到第聂伯河边时,却惊讶地发现苏军先头部队也同时到了河边并已经开始渡河,于是德军又不得不匆忙地继续西逃。在第聂伯河边没有喘息,没有止歇—每一个曾经在艰难的撤退中渡过某条河流的士兵最美好的愿望破灭了。他们如果想活下来,就必须继续赶路,哪怕过了第聂伯河也不能停下。

在6 月26 日,当第3 装甲集团军已经瓦解、第4集团军也奄奄一息时,布施元帅飞赴贝希特斯加登向希特勒汇报。如果说国防军中曾经有哪个前线指挥官对元首妥协,那么此人就是布施。他并不是一个无能的指挥官,但他曾经发布过连他都知道并不正确的命令,也曾拒不批准他知道正确的行动措施。他对希特勒唯命是从,无论那些命令有多么疯狂。他动用了一个又一个师来防守虚幻的堡垒。他命令缺编一半的步兵师抵挡敌人的密集坦克攻击。他听到即将死去的部下请求他批准撤退,却要求他们死在自己的阵地上。他直接断送了中央集团军群,而且是以希特勒的名义这么做的。也许他相信盲目顺从可以使自己免于承担另一个责任:他的部下的生死。

老照片:陆军迅速强大空军后来有王牌海军存在感不足

我们知道,一战之后,战胜国通过《凡尔赛条约》限制了德国的武装力量。希特勒上台之后,看到了德国人重新强大的愿望。然而,他的方法,却把整个德国带入泥淖。在他发动侵略战争之前,用了数年时间重整军备。陆军上将库特·冯·蒂佩尔斯基希在《二战的细节》中,回忆了当时德国陆海空军的优缺点。

先讲陆军。库特说,尽管受制于条约,但保留的人员编制合理,素质很高,在军队教育和专业训练等方面都超过了曾经的敌人。虽然很多部队连步枪都十分陈旧,但相比可能的对手,还是不怎么落下风的。

而且,还保留了普鲁士时的一个传统,那就是数量众多的士官。他们“军容整齐划一,训练有素”,成为中坚。

再说空军。条约规定,德国不能制造军用飞机。但阻碍不了他们研制军用飞机的心。方法很简单,那就是在国外设置公司,避开条约。使得后来他们决心打破束缚的时候,很快就能自己造军机。

飞行员也是个大问题。先是在民用航空学院培养,后来条约松动,海空军可以培养极少飞行员,数年下来,也积累了几千名飞行员。

而且,因为旧飞机被销毁,所以,二战前,德国的基本是新飞机。但,战争中最让他们痛苦的是,这些飞行员训练时间不够,且人数难以满足配合陆军作战的需要。王牌飞行员不少,但不足以扭转战局。

至于海军,就有点鸡肋了。库特说,出于政治和军事上的考虑,德国要在短时间内同时组建和扩充陆军和空军,

《二战中的细节》记载,尽管用有限的资金造舰,实际上,到开战前,很多战舰根本没上水。最终,德国海军在对波兰等小国作战时发挥了一些作用,但整个二战,相较陆军,存在感完全不足。(本文照片,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老照片:德国上将回忆侵入波兰后希特勒因一件事发了好一阵呆

慕尼黑阴谋决定了捷克苏台德区的命运。跟此区的德国人欢庆“回到”祖国一样,德国国内百姓也是欢欣鼓舞。德国步兵上将库特·冯·蒂佩尔斯基希在《二战的细节》里写到:

英国首相张伯伦走过慕尼黑的街道,看到周围都是沉浸于欢乐之中的人——德国人民能与欧洲各国和平共处,但同时要成为强者,得到人们的尊重。但,显然,领土、人口、财富,会让人产生无穷的欲望。

所以,苏台德区不过是餐前小菜,希特勒的真正目标,是吞并整个捷克斯洛伐克。如此,方能使自己后续计划可以依次施行。捷克军队武器也还不错,但跟德国人打,完全没有胜算。(捷克军队)

对于已经被出卖了一次的国家而言,似乎白白送命是没有必要的。捷克并未做殊死抵抗,而英国法国也如希特勒预料地那般,反应冷淡。(捷克军队)

而波兰也分了一杯羹,取得了切欣地区。此时趾高气昂进入捷克的波兰人可能不会想到,唇亡齿寒,自己就是下个目标。(进入捷克的波兰坦克)

尽管吞并捷克很顺利,但希特勒仍认为,英法苏联都可能替波兰出头。因此,他着力与苏联谈判。而在此期间,英法亦跟苏联接触。这是时间的赛跑,德国开给苏联的条件,远大于英法。两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进入捷克的波军)

虽则如此,若不搞定英法,侵入波兰就总是如芒在背。但搞定英法,似乎又是不可能的。怎么办?(德波军官握手)

《二战的细节》里写到,希特勒退而求其次,认为,只要让英法相信帮助波兰为时已晚,那他们就可能会在最后关头退缩。于是,他做了充足的准备,形成了震惊世界的闪击战。只不过,虽然英法两国确实吓了一跳,但他们决定不再沉默,9月3日,两国最后通牒送到。书中写,希特勒“发了好一阵呆”,他终于知道,错估了英国的反应,他太草率了。(本图为德国俘获的波兰坦克 本文照片,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