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卡本蒂埃

一个被卖到美国的华人劳工感动了慈禧也让美国人找了他一百年

往往是最普通的人,最终成就了历史上的种种伟大事件。耶佩尔市的老一辈人曾与华工共事,华工的故事口口相传,我们依然铭记着他们的功劳,他们是值得尊敬的。——比利时一战纪念委员会主席保罗·卜瑞奈

据美国官方报道,美国主要城市反亚裔的案子数量大幅度上升。前不久,有亚裔女教师被袭击。纽约、洛杉矶等成了所谓的重灾区。还有媒体爆料,说亚裔在美国的公司里受排挤,被人为地贴上“能力不行”的标签。据说,亚裔这个词,目前已经上了热搜。当然,咱们是历史号,所以不准备就此事发表看法。小编今天想说的,其实是一个华人劳工,他是美国人口中的“亚裔”,但却感动了慈禧,也让美国人找了他一百年。

据史料记载,19世纪70年代,美国开始了第二次科技革命,全国各地都在修建铁路。这是重体力活,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很自然地,美国人就把目光聚焦到了中国。于是,在随后的几年里,有近20万的中国劳工或被骗,或自愿地去了美国。丁龙,就是被骗去的劳工之一。据史料记载,他一开始的确是去修铁路的,奈何身材瘦弱,干不了那么重的活,后来就被一个富豪,名叫卡本蒂埃的买了过去,成了他的仆人。

有一次,卡本蒂埃喝醉了酒,把家中的仆人都骂了一顿,并让他们全部滚蛋。其他人受不了其辱骂,真的离开了,但唯有丁龙留了下来,而且一如既往地殷勤服侍着卡本蒂埃。后者很是意外,问他为什么不走。丁龙说,他看到卡本蒂埃喝醉了,怕他出事,所以留了下来。他说,中国的孔子告诉他,对人要忠诚,要有仁义之心。卡本蒂埃是他的主人,他就必须忠于他。

卡本蒂埃被感动了,让他当了管家。从此,丁龙与卡本蒂埃不再是主仆关系,反而更像是朋友。丁龙上过纪念私塾,读过《春秋》和《诗经》,就经常和卡本蒂埃讲孔子,讲中国儒家文化。慢慢地,后者也成为了一个中国迷。据史料记载,1900年,丁龙思乡心切,向卡本蒂埃提出要回国。后者十分不舍,便给了他1.2万美金的养老金,这在当时来说可是一笔巨款!

但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丁龙却请卡本蒂埃把这笔钱捐给美国的一个大学。原来,丁龙在卡本蒂埃身上看到了美国人对中国的误解,以及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痴迷。于是,他想在美国的大学里开设一个汉学系,以便于美国人能更好地了解中国。后者自然是愿意的,而且还多拿出了1200美元。另外,据《德龄回忆录》记载,慈禧也捐赠了图书5000多册,以示鼓励。李鸿章以及驻美的伍廷芳等都有捐赠。

卡本蒂埃则亲自给哥伦比亚大学写信,介绍了丁龙的情怀,并给丁龙做了担保。就这样,哥伦比亚大学建立了第一个汉学系。在这里,走出了胡适、徐志摩、陶行知、闻一多等大人物。至于其创始人丁龙,由于回国后就没了消息,所以美国人一直在找他,却一直杳无音信。2007年,哥伦比亚大学还曾贴出寻人启事,寻找100多年前一位名叫丁龙的中国人。结果一打听才知道,这是个华人劳工!

歌颂丁龙歌颂卡本蒂埃你们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你没看错,丁龙的故事就是一篇鸡汤文,把一个小人物的不幸用各种道德包装起来,他的逆来顺受被当成了性格坚韧。

他被极端压榨的劳力被歌颂成勤勤恳恳,可能你不了解,太平洋铁路的枕木下也有一具具勤勤恳恳的华人尸体。

能给予一个“猪仔”的尊重我想毕竟有限,虽然那是很多人的灯塔之国,既然是灯塔自然就有光线照不到的地方,也许在某个阴暗的角落就有很多瑟瑟发抖的华工,而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不确定的明天。

20世纪初期,一个生活在美国的华工做了一件具有非法勇气的事情,也就是以自己的名义在哥伦比亚大学创建一个汉学系。

他抱有一个朴素的期望,希望得到美国社会对华人文明的认可,或者说期待以后不要被美国人称作“猪仔”。

,他做了一件感动中国的事情,但并没有感动美国,只是感动了和自己朝夕相处的一个美国人。

这件感动一个美国主人的事件最终被酝酿成一个美丽的传说,只字不提华工的不幸,而背后有更多文人靠吃这个血馒头寻找文化认同。

包括:胡适、冯友兰、徐志摩、宋子文、马寅初、陶行知、陈衡哲、潘光旦、闻一多等一大批文人在这里留下足迹。

顾维钧、张学良、李宗仁、张国焘在更是在这里留下了珍贵的第一手的口述实录……,这些都是被丁龙拯救的人,他在美国给中国文化开了一个小窗口。

战争之后,贫穷苦弱的中国成为了一块砧板上的肥肉,当然国家成为砧板上肉的时候,小民更是悲剧,这些漂泊在外身处美国的劳工更被称作“猪仔”。

有一天,这个当了一辈子的“猪仔”中国人即将向他的主人卡本蒂埃(1824-1918)请辞的时候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在美国最著名的大学建立一个汉学系。

他的主人被深深的感动了,因为他的仆人拿出了所有的积蓄12000美元,而这份积蓄足够他后半辈子过一份富裕的生活。

但是丁龙并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大的奢望,他自己眼中的巨资根本不可能完成一个大学分系的建立,更何况哥伦比亚大学的捐款也不是谁能捐的,在当时只有拥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才有这个权限。

丁龙很幸运,他的主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卡本蒂埃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优秀校友和大金主,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和女校的校董。

但即便拥有这些还是不够的,让著名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劳工去建立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汉学系,这是多么的荒唐可笑。

当时李鸿章刚刚访问美国不久,哥伦比亚大学更倾向用他的名字建立这样一个学科分系,相比一个个卑微的劳工,李大人的名声更大。

在慈禧太后闻听此事后捐赠了《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等五千多卷善本书之后,哥伦比亚大学又想用中国皇家的名义来命名这个科系。

但是在卡本蒂埃威胁如果不按照他的要求以丁龙的名字为这个系命名,那么他就断绝捐赠,最终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长妥协了。

看到这里也许很多人很感动,这似乎是一场主仆情深的年度掉泪大作,但真实的情况真的是这样吗?看完下文你还有这样的感觉吗?

卡本蒂埃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离开学校后,他又参加了美国19世纪的淘金热,在那里他获得了大量的财富,并且亲手建造了一座叫奥克兰的全新城市。

后来他又参与了贯穿全美的太平洋铁路的建设,也就是在这里丁龙走进了卡本蒂埃的视线,他从这些吃苦耐劳又廉价的劳工中为自己选了一个仆人。

当时的华工在美国被当作粗苯缺乏教养的对象,地位甚至不如黑人,是美国人躲避的对象,没有人愿意在家里雇佣一个华人仆人,除非万不得已。

而卡本蒂埃就是这样万不得已人中的一员,他的妻子和女儿曾经被人绑架用于勒索赎金,但是卡本蒂埃并不想让匪徒白白得到赎金。

更何况当地的警察局长还是其同学,但是不幸的是在解救人质的过程中,他的妻子和女儿齐齐被警察误射而亡。

这件事情对其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他的精神一度面临崩溃,脾气也变得暴躁易怒,动不动就对仆打脚踢。

这件事情发生后的几年,他换了很多仆人,但是没有一个能干长久,其中一个被他打残的仆人更是把他告上了法庭,而这件事情也轰动了全美。

在后来没有一个仆人愿意到他家来工作,因此这些逆来顺受的中国人成了他的目标,但其实卡本蒂埃和其他美国人一样,心底里并不认可华人。

丁龙在卡本蒂埃的家里,长期忍受着语言和肢体上的暴力,为了钱,或者说为了卑微的存在,他可以忍受一切。

后来某一次卡本蒂埃家里遭遇了盗窃,他诬陷是自己的中国仆人干的,丁龙气愤不过,就离职而去,虽然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他仍然是有自己的底线,只是到如今这底线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后来他从报纸上看到自己的主人家遭遇了火灾,主动来帮忙,以德报怨的品德终于把卡本蒂埃感动,从这个中国人身上他认识了孔子,也接受了自己的中国仆人。

结语:这是一个悲剧,一个中国人究其一生只是感动了一个美国人,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忍受了很多屈辱和不甘,卡本蒂埃最终良心发现,他被这样一个逆来顺受,不计得失的中国人所感动。

但是从来没有人想过这样美国人需要的中国人真的有人格吗?难道所有的国人都和丁龙一样才有资格得到美国的认可吗?

你是想当这样的丁龙还是想当这样的卡本蒂埃,施暴者被受害者所感动,这样的过程难道是你们期望的救赎,难道人格上被奴隶也有优越感吗?

哥伦比亚大学一张纸条感动无数中国人:中国百年前的英雄找到了

美国一位叫卡本蒂埃的顶级富商在给哥伦比亚大学校长的一封信上曾这样写道:“在我们模糊的概念中,他们似乎只是崇拜魔鬼的未开化的人,他们是抽食、留着猪尾巴一样辫子的野蛮种族。”

这就是美国人心中对中国人的普遍看法,他们甚至把中国人和动物同等对待,这是我们的屈辱!

但在信的最后,卡本蒂埃却诚挚地说希望美国人开始正式认识中国人,认识中国文化。

因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这位顶级富商从鄙夷中国人到尊重中国人,还为研究中国文化倾尽毕生心血,一位富商晚年竟一贫如洗的度过,实在难得。

他其实只是一个华工,在当时美国,华工地位非常低,但他却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卡本蒂埃对中国的偏见,还和卡本蒂埃一起捐出所有积蓄给哥伦比亚大学建立汉学系,让中国文化从此走向世界,在这件事上,他居功至伟!

他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农民,却得到了美国被众多人巴结的卡本蒂埃的尊敬还把他作为毕生的朋友;他是一个文盲,但他却推动了中华文化的研究和传播,他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英雄!

在哥伦比亚大学的东亚系,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挂着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在一个角落里却罕见的挂着一个中国华工的画像。

他的眼神中透着一些忧郁,也是,他在美国做华工,每天都要受着来自周围人的鄙夷和嘲讽,能高兴才怪。

不过有一个人除外,就是他的雇主兼朋友卡本蒂埃,这位一手打造了美国奥克兰市的顶级富豪却独独非常尊重他的华人下属丁龙,还和他成了一辈子的朋友。

十九世纪50年代,卡本蒂埃在美国西部做铁路生意,而丁龙就在修建铁路的工人里面,他们正式成了雇佣关系。

在美国,华工做着最累最脏的活,却得不到美国人的尊重,美国人通称他们为“猪仔”,意思就如它的字面,美国人并不把中国华工当人看。

尽管是被掳掠而来的,但是这些社会最底层低到尘埃中的中国农民仍然兢兢业业的干着自己的工作,他们不会为自己申辩,只会弯腰勤勤恳恳的干活。

这些卡本蒂埃都看在眼里,他感到不可思议,在他的心里潜在的认为中国人就是低下的,就是没有素质的,可是这些中国工人却并不是这样的。

这个时候美国对华工的态度极其恶劣,还经常虐待华工,因为华工劳动力价格便宜,干活又勤快,在美国基层建设中占了很大的比例,这导致了很多美国人的失业,因此社会中起了反对华工的热潮。

丁龙等人的处境很不好,本以为他们也会被老板卡本蒂埃解雇或者虐待,但是卡本蒂埃什么都没有做,反而在铁路修建好之后把丁龙聘为了自己的男仆。

随后丁龙就跟着卡本蒂埃去了他的家里,卡本蒂埃为人优越惯了,有时候脾气不好就会骂这些仆人,虽然他不是故意的,但是内心深处他觉得没什么,因为他是主,他们是仆。

有一次在自己别墅里,他又喝了酒,心情不好,把所有仆人都赶走了,等他酒醒了出来一看,所有仆人都有了,只有丁龙老老实实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丁龙恭敬的回答:“先生,您是我的雇主,我有义务为您工作,孔夫子教导我们受人之托当忠人之事。”

卡本蒂埃听了很惊讶,他没想到这个丁龙竟有如此优良的品质,孔夫子的思想渗透到了每个中国人心中,可见其影响力之大。

在卡本蒂埃家里工作的时候,丁龙也和卡本蒂埃建立了友谊,他把家里管理的很好,卡本蒂埃很信任他。

卡本蒂埃把丁龙当做自己真正的朋友,听到别人瞧不起华工时,他会生气的回怼回去。

有一次两人一起坐游轮回美国,卡本蒂埃坚持要丁龙和他一起待在高级包间,这时有几个美国人看到丁龙是一个中国人就要把他赶下去。

看到他们非要丁龙出去,卡本蒂埃也生气了,他一副恭敬的样子对着他们说:“这位先生是世界著名的哲学家,我只是他的秘书。”

听到卡本蒂埃这样说,他们根本不敢相信,因为不论怎么看,卡本蒂埃的穿着都不是一个秘书的样子,更像是个商人。

如果他是旁边这位先生的秘书的话,那旁边这位先生的地位肯定更高,顿时这些踩高捧低的人对丁龙就一副尊敬的模样,都争着向他问好致意。

丁龙惊讶的看着卡本蒂埃,他实在没想到卡本蒂埃竟然愿意这样说,他感动的说:“先生,您不必如此。”

卡本蒂埃却摆摆手,说道:“丁龙,你是一个朴实善良的人,他们不应该如此欺负你。”

丁龙听着卡本蒂埃的话眼中有泪花闪过,他一个文盲农民怎么能得到卡本蒂埃如此关怀,心中感慨良多,他向卡本蒂埃深深鞠了一躬,真诚道谢,“谢谢您,先生。”

又过了一段时间,丁龙想要退休了,他找到卡本蒂埃说这个事情,卡本蒂埃惊讶之后就想要挽留丁龙,说如果丁龙想要继续干的话,他这里随时欢迎,工资只多不少。

丁龙又一番道谢,最后听到卡本蒂埃说在这即将离开的时候,他愿意满足自己一个愿望,只要他能办到,什么愿望都可以。

丁龙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捐出自己毕生积蓄,给哥伦比亚大学建一个汉学系,致力于研究发扬中华文化。

卡本蒂埃又问一遍,他知道丁龙在中国是一个非常穷的农民,不然也不会被掳掠到这里做华工,他还为了丁龙准备了一笔非常丰厚的养老金。

卡本蒂埃此时内心里面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一个渺小低到尘埃中的农民,他的愿望竟是希望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这太伟大了!

丁龙也感动卡本蒂埃竟然给了自己一个承诺,那自己的愿望就一定可以达成了,千恩万谢之后,丁龙离开了。

卡本蒂埃是近代美国的一个传奇人物,一个鞋匠之子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成为一个顶级富商,哥伦比亚大学是他的母校,在他毕业后,由于他超高的成就,哥伦比亚大学校长与他成了朋友,他们尊称他为“卡本蒂埃将军。”

当初从哥伦比亚大学本科毕业后,卡本蒂埃去了美国西部想要淘金,但是金子没淘到,于是他又做起了铁路生意,很快暴富。

在海滩处女地上,他建立学校、码头、医院、船坞等形成了一个城市,这个城市就是奥克兰市,他自认市长。

后来他又到加州创办国民自卫军,并自命为将军,所以由于他做的这些极其重要的事情,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长都非常尊敬他,称呼他为卡本蒂埃将军。

丁龙一辈子攒了1.2万美元,这笔钱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足以保证他后半生的安稳生活,但是他一点都没有给自己留下来,全部捐给了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

如今,他给哥伦比亚大学写的捐赠证明还在大学里面完好的保存着,这个证明只是一张普通的纸条,最后署名丁龙,字的下面是一行字:一个中国人。

在答应丁龙这个愿望的时候,卡本蒂埃知道,他的1.2万美元根本不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从开始答应他的时候,卡本蒂埃心里就确定,拿出自己的钱,无论多少,一定要帮助丁龙完成这个伟大的愿望。

卡本蒂埃用自己的名义给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写了一封信,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同时他说自己也会捐赠一部分钱帮助完成汉学系的建立工作。

很快卡本蒂埃收到了校长的回信,信里面同意了建立汉学系的事情,只不过他的条件是要用中国驻美大员和美国名人的名字来命名这个汉学系。

卡本蒂埃立即严辞拒绝了这个提议,并且正告校长,如果不同意用丁龙的名义来建立这个汉学系,自己不会投钱,丁龙的钱也不会投进去,这个事情直接作废。

更为难得的是卡本蒂埃真正的站在一个中国人的角度,谴责西方对中国的歧视行为,谴责美国的排华法案。

他们之间来往的信件,如今完好的保存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图书馆里面,打开这些尘封的信件,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卡本蒂埃是怎样的坦荡怎样的真诚。

一番商讨之后,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同意了卡本蒂埃的提议,决定在学校里面建立汉学系。

卡本蒂埃追加了275,000美金,后面又随着事情的进度不断的往里投钱,直到最后把自己毕生所有的积蓄都投了进去,甚至把自己在曼哈顿的房产都卖了,最后搬到了纽约的老家高文镇,住在老房子里度过晚年。

卡本蒂埃和丁龙之间的这种友情显得更为伟大,他们跨越了民族,种族,阶级而建立起来的这种超越俗世规则的情谊显得真实无比,令人感动。

其实我们今天能知道这件事情完全是因为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里面保存着他们之间来往的信件,卡本蒂埃在和校长沟通时,请他们不要留下自己的名字,自己只愿意默默在背后帮助丁龙完成愿望即可。

这件事情在当时的世界上引起了广泛的热议,清政府的慈禧太后知道之后非常高兴,她马上捐赠了《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等5000册宝贵的中国书籍,李鸿章和驻美大臣伍廷芳也都捐赠了一定数量的图书。

同时卡本蒂埃还不断的捐赠其他学校,让他们加大对中国文化的研究力度,如他曾多次给加利福尼亚州的加州大学提供捐款,让他们研究宣传中国文化。

晚年时他多次来到丁龙的故乡——广东,真实的感受中国的文化和传统,并向中国最早的西医学府广州博济医学堂捐款。

为了好友丁龙的愿望,卡本蒂埃捐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晚年时过着清贫如洗的生活,非常令人尊敬。

从丁龙和卡本蒂埃的故事里,我们看到了不同文化的融合,看到了人性中的美好。

丁龙,一个文盲一个农民,却创造了独属于他的一段历史,他推动了中华文化的传播,是所有中国人的英雄。

他毕生积蓄捐美国高校只为发扬中华文化留一张纸条后离奇失踪

18世纪初期中国一度开始沦落为被列国欺凌的弱国。中国五千年文明被列强践踏,然而在美国有一位普通的劳工用尽毕生的精力在美国宣扬中国文化,并在美国高校首次建立了汉学系,他也成为汉文化传播的先驱者,这个人就是丁龙。

在19世纪70年代18岁的丁龙漂洋过海到达美国,在这里他成为一名华人劳工因为为人勤劳朴实,他得到了资本家卡本蒂埃的赏识,卡本蒂埃是美国的一位传奇人物,他出资修建了美国的奥克兰市,然而这样一位传奇人物却与丁龙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丁龙成为了卡本蒂埃的仆人,期间经常为卡本蒂埃讲解中国文化,卡本蒂埃也第一次知道了中国的孔子,在丁龙的熏陶下卡本蒂埃慢慢地被中国的文化所折服,他认识到了中国的文化可以让丁龙这样一个仆人变得高贵无比,此后的卡本蒂埃也不在将丁龙视为仆人,而是自己的好友。二人相处了几十年彼此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随着年龄的增大丁龙准备回国,二人在分别时丁龙向卡本蒂埃提出了一个请求,说:“我希望将我的毕生积蓄捐给一所美国知名大学,建立一个汉学系,让中国文化发扬光大!”。这个请求让卡本蒂埃大吃一惊。原来丁龙在美国的积攒下了1.2万美金,他想把这笔钱用来传播中国文化,让中国的文化得到世界的了解和尊重。因为常年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卡本蒂埃欣然的答应了丁龙的要求,在捐赠的过程中卡本蒂埃更是又拿出40万美元把这笔钱捐赠给了哥伦比亚大学建立了汉学系。

让人惋惜的是此后丁龙离奇失踪,史书上有没有了他的记载,然而在百年后中国一位学者在哥伦比亚大学发现了丁龙留下的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先生,我在此寄上12000美元的支票,作为贵校汉学研究的资助——丁龙,一个中国人”。之后丁龙的事迹传回了国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丁龙一个普普通通的劳工却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他让中国的文化得到了世界的认可,让中国的汉学在世界发扬光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