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临阳联队

桂林市阳朔县:保护临阳革命遗址 收获发展“红色福利”

“一定要将临阳联队红色教育基地设计好、建设好,用临阳红色‘活教材’教育人、启发人、激励人,打造乡村振兴样板工程,真正叫响‘临阳联队’品牌。”近日,桂林警备区第3次向临阳联队革命遗址修复项目捐赠资金,警备区首长对临阳革命遗址保护和发展寄予厚望、反复叮嘱。

临阳联队革命遗址位于阳朔县福利镇屏山村。临阳联队1945年2月在阳朔成立,其全称为“桂东北人民抗日游击纵队临阳联队”,是抗战时期广西第一支公开揭举党的旗帜的武装力量。1945年2月至8月间,其与日军及日伪军作战11次,为保卫桂东北作出了贡献,其事迹已载入当年周恩来领导的南方局军事斗争史册。正是因为临阳联队,阳朔被列入全国1599个革命老区县之一。

为保护好革命遗址,发展红色旅游文化产业带动乡村振兴,自2021年以来,广西军区、桂林警备区和阳朔县人武部等军事机关领导多次到现场调研指导,对遗址修复工作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建议,并先后投入建设资金140余万元用于遗址的具体修缮。

目前,临阳联队革命遗址一期工程已建成投入使用,有超过2万余人到该地开展党团活动,接待游客达千人,带动了周边村民发家致富,产生了良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效益。

阳朔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将统筹利用好红色资源,深入挖掘展示红色资源的思想内涵和时代价值,把红色教育基地的保护利用与推动乡村振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建设等工作有机结合,擦亮红色底色,打造更具吸引力的红色文化阵地,让全县人民分享更多“红色福利”!

临阳联队两队友阔别70年重逢

南宁8月27日讯(见习记者 黄菁菁)“你好啊,我的老首长!”8月27日上午,89岁高龄的蔡丽华圆了一个多年的心愿,见到了曾任桂东北人民抗日游击纵队临阳联队政委的94岁老兵黄嘉(曾用名:黄友平)。两位耄耋之年的老人双手紧握,久久不愿松开

“我妈妈天天说、天天念,一直惦记着临阳联队,总是对我们说起黄友平!直到看到报道和照片,她才知道黄友平已改名黄嘉。”25日,蔡丽华的大女儿辗转联系到广西新闻网记者,表示希望带着母亲探访黄嘉,圆母亲一个多年的心愿。“我们从2001年开始寻找老队友。我还在2003年去过一趟桂林,带着母亲瞻仰了由黄嘉题词的临阳联队敌后抗战纪念碑。”

蔡丽华说,她当年曾经随临阳联队挨家挨户地做抗战宣传工作,教唱了许许多多的抗战歌曲,虽然随临阳联队工作的时间不长,但她对黄嘉英勇、利落的工作风格印象深刻。

8月6日,广西新闻网刊发抗战老兵系列报道之《黄嘉:在桂东北建抗日联队狠击日军》。蔡丽华的大女儿看到这篇报道后,立刻呈给母亲阅读。一看到报道中黄嘉的照片,蔡丽华便激动地说:“就是他!就是他!临阳联队的政委黄友平,高高大大,很有号召力!”

27日上午,蔡丽华挽着大女儿的手臂,来到黄嘉的住所。一见面,两位老人就聊起了彼此关于临阳联队的记忆。会面结束后,两位老人紧握着彼此的双手,久久不愿松开。

临阳联队是不可战胜的队伍! 回首临阳抗日联队

位于漓江边上的阳朔县古座塘村一间古老民房的墙壁上,醒目地留下了60年前写下的大标语:“临阳联队是不可战胜的队伍!”

这条标语所称的临阳联队就是当年在日军侵占区后方,坚持漓江两岸抗日游击战争的一支人民武装。这支人民抗日武装是中国广西省工委直接领导下的队伍。这支队伍,在当年周恩来同志领导的中央南方局的军事斗争史上,也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我们地下党当年在日本侵略军疯狂进攻,政府望风而逃的情况下,坚决按照中央南方局的指示,执行广西省工委的“八月决定”,顶着危难深入到敌人后方去,到沦陷的广西省会桂林附近去。我们依靠群众,发动青年,组织临阳联队,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打击日本侵略军,振奋了中华民族的浩然正气,创建了拥有一个区四个乡连成一片的抗日民主根据地。这样,临阳联队和临阳游击区,就成为桂东北一个小局部当中抗日进步事业的中流砥柱。

临阳联队作为广西省工委直接领导的一支人民抗日武装,分量非同一般。当年,在省工委的统一部署下,广西许多县份的党组织,组织党员干部,纷纷揭竿而起,依靠和带领群众,广泛开展多种形式的抗日游击战争,捷报频传。就领导体制来说,省工委直接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当时有两支,一支是省工委代理副书记黄彰和桂东南特派员吴家宜组织的桂东南抗日办事处武装。另一支是省工委书记钱兴创建的桂东北临阳联队。省工委调集大批党员干部到这两支队伍中来,充实和加强了对这两支队伍的具体领导。钱兴对临阳联队的各项工作,从队伍的创建到发展,再到后来的分散和转移,自始至终都关怀备至,及时给予指示。这样,就使临阳联队的党组织,能够适时正确地处理武装斗争和统一战线以及党的建设关系中的各项复杂问题,保证了抗日进步势力的胜利和发展。

临阳联队是公开揭举我们党的旗帜,由我们党独立领导的人民抗日游击武装,不同于党指派党员在民团自卫队中进行活动的那一类武装。当年,我们不少党员,遵照党的指示,在各县党组织的领导下,打进政府的民团政工室、政工队和自卫队中,冀图把这些队伍转变成为我们党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我们这些同志,在这些队伍中,做了大量工作,并且已经发挥了不同程度的积极作用。但是,由于队伍的领导权不在我们手里,工作束缚太多,成效多半不太理想,很难全部达到预期的目的。

我们党独立领导的临阳联队,情况就大不相同。当时,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经渡过难关,转向最后胜利。意大利法西斯头子墨索里尼已经被人民抓了起来,德国法西斯总头目希特勒也即将灭亡,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和太平洋战场,同样陷于被围歼的境地。在我们国内,王震将军率领的八路军南下支队,从延安出发,一路克敌制胜,向敌后挺进。1945年2月14日,南下支队进入湘中地区。3月20日,攻克平江县城,三湘震动。南下支队进入华南五岭地区,指日可待。在这种国内外的有利形势下,我们考虑到,临阳地区属于五岭之一的都庞岭山脉,是敌占游击区,而不是敌人暂时过路的地区,应当更加旗帜鲜明地号召和领导人民,起来同日本侵略军作坚决的斗争。为此,1945年5月27日,临阳联队召开军民大会,发表宣言,庄严宣布:临阳联队是中国领导的一支人民抗日武装。党的旗帜一经公开揭举出来,广大军民心明眼亮,对鼓舞爱国热情和革命斗志,立即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特别是从那以后,我们不受的限制,不要别人委任,不靠上级发饷,可以独立自主地发展部队,放手发动群众,坚决建立领导的敌后抗日民主政权。这样,局面就比较容易打开,部队在人民群众中的声誉和影响,也就大不一样。

还有一点,临阳联队是按照八路军、新四军的制度和经验建设起来的,具有人民军队的鲜明特色,不同于一般旧式的军队。我们这支队伍实行官兵一致、军民一致和瓦解敌军的原则。5个党支部分别建立在4个连队和1个队上。联队实行政治委员制度,大队设政治教导员,中队设政治指导员,分队设政治服务员,班设政治战士。联队很重视政权建设工作,有一个善于做群众工作的队,分成三个工作组在各乡做群众工作和建政工作,不同于军队中那种只会唱唱跳跳的政工队。正因为这样,临阳联队一经出现在桂东北的敌后抗日战场上,就令人耳目一新,富有不同寻常的吸引力和凝聚力。

为了悲壮的历史不被忘却,在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到来之际,作为当年事件的亲历者,我简要地回顾了这么一段临阳联队的抗战史实。在这里,我谨以至诚,表达对当年全力支持临阳联队抗日作战的临阳游击区和整个桂东北父老乡亲的敬意和感激之情,并寄托我对壮烈牺牲了的赵志光、曾金泉、毛举清、陈运民、陈阿四、黎禹章、谢刃天、姚大年、孙忆冬、黄悦卿(女)诸先烈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