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部下劝这位国军名将起义他沉思良久说:忠臣不事二主

80多年前(即1938年8月1日),由云南子弟兵组成的国民革命军陆军第58军,由昆明出发参加抗日,至1945年8月15日日寇投降止,转战湘鄂赣战场,浴血7年零半个月,横扫千里,路奏凯歌,威震华中,参加大战役20余次、小战役500余次,被赞誉为“抗日劲旅”,捍卫了民族尊严,做出了巨大牺牲。

据统计,58军在抗战期间伤亡将士人数达10万人,伤毙敌军约5万。58军与日军伤亡比为二比一,是中国军队中参战最多、最激烈、损失最小的军队之一,爱国元老于右任曾欣然题词赠58军“壮志千秋”。

“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这是对古代儒将的写照,孙渡出身寒门,自幼深受儒家传统文化的熏陶和家风家教的影响,少年时代立下“从戎报国”的远大志向,民族危亡时期发出“为民族争生存”的铮铮誓言。

他早年在云南陆军讲武学校、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毕业曾任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参议,是云南有名的“小诸葛”。

世人称赞他“沉着机智、料敌如神、算无遗策,是以百战百胜成为时代的名将。”

抗日战争期间,孙渡身经百战,克敌制胜,颇有举重若轻、指挥若定的大将风度。

第二次长沙会战,孙渡率部在敌人包围下行军,紧急的时候,敌人的子弹频频从他身边擦过,他还是照样行军毫不变更计划。

第三次长沙会战,他在影珠山堵击敌人,敌人的敢死队在浓夜中冲上山,直窜到他的指挥所附近,指挥所的门已经被敌人的机枪封锁了,他还是坐在指挥所中打电话,调动队伍,最后敌人被击退。

在常德战役中,孙渡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亲率身边的4个卫士悄悄地摸出去侦察,可能是有特务告密,日军即刻用大炮猛轰山头,他靠在一棵大树下避难,炮弹碎片刺伤了他的左膀,卫士多次催促他离开,可他还是悠哉乐哉,副如无其事的样子。

孙渡善于捕捉战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干里之外”的大将风度,由此可见一斑。

孙渡将军爱民爱兵,源于自己强烈的爱国情怀。抗战8年中,在日寇的疯狂进攻下,有些地方常常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当地老百姓苦不堪言。

他看到中国老百姓惨遭日军蹂躏,深受战争折磨,目睹战后残垣断壁、瓦砾遍地、庐舍为墟、人民流徙的惨状,内心常充满难言的痛楚。

他看到云南官兵远离故乡,在漫天烽火中驰聘沙场,英勇杀敌、流血牺牲,更加坚定了抗日救国的信念。

孙渡对兵士如对自己的子弟一般,使离开故土、千里远征的云南兵士们,平时得到极好的精神慰籍。

在抗战的艰难环境中,他毎年冬季都会给士兵发放有一套棉衣,如驻军时每隔一周都会给士兵加赐肉食一餐。因其平日待人极为和蔼诚恳,所以一旦有事,无论将卒皆能用命,在战时,将卒自然人人奋勇个个当先。

孙渡生活简朴,不喜排场,不愿沽名钓誉,他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是:并非是一个衣冠华丽、前呼后拥、威严十足的将军,而是一位和蔼可亲、朴素真诚的长者,具有十足的儒将风度。

在滇军高级将领中,绝大多数在昆明市区都置有可观的财产,生活享受极其讲究,各自有豪华的官邸,出入有高级轿车和华丽入时的衣着,吃的是佳肴美羹。

唯有孙渡与此相反,除了龙云赠送给他的那个100平米的小院外,別无任何财产,直到抗日战争中期,才有一辆部队配发的吉普车。

他平素生活非常简朴,日常每餐只是两三样家常便菜,最多是一点串荤。特别是抗日战争时期,当他看到餐桌上摆着丰盛油腻的菜肴,便要批评伙食人员:“伙食只要能吃饱就行,何必太讲究,糟蹋老百姓,处此国家多难之秋,全国养着多少军队,老百姓的负担是如何的沉重?你们看看士兵的伙食怎么样?”

历史人物总有其局限性,孙渡也不例外。他自幼深受儒家思想濡染,谨遵“诚正修身”的传统操守,这是难能可贵的,然而由于“忠君”思想的根深蒂固束缚着他的进步。

1949年12月底,蒋家王朝覆灭前夕,孙渡被任命为西南军政长官,当时他的心理一直处于矛盾之中,此前他曾和云南地下党的同志接触,也阅读过进步书刊,但是部下劝他起义,他犹豫不决,沉思良久后表示:忠臣不事二主。

云南和平解放后,孙渡只身潜在昆明的一个菜园里过了两年的隐居生活,1952年在清匪反霸运动中被逮捕。

1959年,孙渡被特赦释放,曾任云南政治协商会议委员,1967年在昆明病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