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丽塔》读后感:伸向孩子的黑手

20世纪受争议也是重要的文学作品之一,既是作家个人艺术风格的集中体现,也是后现代主义文学名闻遐迩的经典。小说讲述了中年男子一位接受过高等教育行为却逾越道德范畴的欧洲移民,与一个可爱却又危险无情的青春期女孩的之间的疯狂恋情。

通过上期我们的介绍,想必大家已经大致了解了其情节与背景了,那么本期就让小编带您走进《洛丽塔》的人物世界吧!

主人公亨伯特患有恋童癖,是一个精神分裂者,对九至十四岁的女具有无法克制的欲望。对安娜贝尔的永恒记忆使得亨伯特长期处于对女畸形追求的梦幻中,洛丽塔的出现,使这一畸形追求找到了承载的实体。

亨伯特是一个具有自传性质的人物,他和纳博科夫极其相似,这一相似表现在他们都在早年失去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亨伯特失去了最心爱的恋人,纳博科夫失去了生养自己的故乡,成了无根之人。而且这种损失都给他们造成了永远难以愈合的心理创伤和无法克服的精神障碍。二者的流亡都体现了地域和精神的双重性,由欧洲到美国,无家无根,思维和意识也处于美国文化的边缘状态。纳博科夫对自己流亡身份的印记、对故乡“根”的眷恋体现为对语言的执拗;亨伯特对昔日恋人的投射——女的苦苦追寻与痴狂迷恋及其最终的受挫,导致他精神分裂,流亡一直存在他的潜意识当中。

洛丽塔是一个生于美国、长于美国的“时尚”女孩,她父亲去世早,与母亲生活在一起,具有很叛逆的性格,母女关系一直不好。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在对子女的个性所填的表中,夏洛特·黑兹用以下十个形容词来形容她的女儿,即寻衅生事的、吵吵闹闹的、爱找岔子的、多疑的、不耐烦的、动辄生气的、爱打听闲事的、无精打采的、不听话的和固执的,好的形容词一个都没有,可见母女俩的关系不怎么融洽,也说明洛丽塔确实有很多不好的习惯。她是女同性恋者,塔尔博特教会了她,因为好奇她与查利·霍姆斯发生了性关系。

洛丽塔的性格和行为是众多美国小女孩的缩影,尤其是在亨伯特带着她环美旅行中,她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无论是在性方面还是其他方面。如亨伯特说的“是她诱惑了我”,其实,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这样,“”一词最先是从洛丽塔说出来的,“亲吻的把戏”,亨伯特要对她做的事情她都很清楚,有时候亨伯特比她还矜持。洛丽塔自己也曾说:“我很节俭,思想和行为都很肮脏。”

安娜贝尔是一个比亨伯特小几个月的可爱的孩子,她聪明伶俐、天真无邪,做着那个时候其他小孩子做的事情。她和亨伯特在一同在海边玩耍,他们谈论对芸芸众生的世界、对富有竞争性的网球比赛的兴趣,他们谈论的话题还涉及到唯我论哲学等。她怀有一颗善良的心,幼小动物的软弱无力引起她同样强烈的痛苦。安娜贝尔与亨伯特是相爱,而不是像亨伯特对洛丽塔那样,一方痴迷地爱着另一方,他们突然间疯狂、笨拙、不顾体面、万分痛苦地相爱了,经历了一段非常甜美的时光。另外,安娜贝尔是一个有理想的小女孩,她想到亚洲一个闹饥荒的国家当一名护士。虽然文本中对安娜贝尔的描写很少,但她是与洛丽塔完全不同的女孩。

奎尔蒂一直是文中比较神秘的、模糊的人物,他的名字,亨伯特在黑兹家时就已经出现了,虽然是否为同一人无从得知,但这就是一种预设,暗指这个人一定会出现。而且文中多处提到奎尔蒂这个人,剧作家、骆驼牌香烟广告的形象大使等,直到小说最后读者才了解到他是一个肮脏的瘾君子和不道德的色情小说的作者。奎尔蒂是一个比亨伯特还要变态的中年男人,是恶的象征。

我现在想到欧洲野牛和天使,想到颜料持久的秘密,想到预言性的十四行诗,想到艺术的庇护所。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你想隐瞒越欲盖弥彰。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身体、金钱和爱;你想挥霍却得不偿失。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时间、生命和爱;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灾难、死亡和爱;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

评论家阿尔弗雷德·埃佩尔指出:“《洛丽塔》故事的简洁……欺骗、神迷及变异主题均类似于童话故事;其地点、母题的重现及主要人物的出场亦令人回想起那些原型童话故事的设计。

1954年,《洛丽塔》完稿后,“对几个上了年纪阅读能力差的人来说,是一部令人憎恶的小说”,于是先后遭到四家神经紧张的美国出版社的拒绝。此书在美国尽人皆知,是把它当做一本“黄书”来读的。从1955到1982年间,此书先后在英国、阿根廷、南非等国家遭禁。

1955年9月,历经挫折之后,《洛丽塔》终于在巴黎得到奥林匹亚出版社认可,并获得出版。在宽容的法国出版后,屡屡被批评是一部非道德甚至反美的小说,也是由于这部小说一眼看去必定会产生的这种理解(即使在九十年代,情况也是如此。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在因特网上键入主题词“洛丽塔”,所搜出的全部网页中至少有百分之五十涉及到性和色情)。

关于小说,争议的焦点自然是有关艺术的社会责任问题。《》的一篇书评称:“《洛丽塔》无疑已是图书世界的一桩新闻……”《洛丽塔》争议的关键和最令人难解的是,纳博科夫对道德问题显得很没兴趣。许多人的阅读动机可能确实出于要看一看《洛丽塔》到底有多“不道德”,好奇的读者总是由它联想到因为色情描写而引起世界性争议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和《尤利西斯》。一位论者自觉找到了被这种含混性掩埋了的真义,称《洛丽塔》是“衰老的欧洲年少的美国”的象征,但另一位论者却发现:《洛丽塔》是“年少的美国衰老的欧洲”的寓言。

面对不同的议论,纳博科夫本人的回答非常明确:“在现代,‘色情’这个术语意指品质二流、商业化以及某些严格的叙述规则,那也是千真万确的。因此,在色情小说里,必须有一个个性描写场面。此外,书中描写性的场面还必须遵循一条渐渐进入高潮的路线,不断要有新变化、新结合、新的性内容,而且参与人数不断增加(萨德那里有一次花匠也被叫来了)。因此,在书的结尾,必须比头几章充斥更多的性内容。”纳博科夫也说:“《洛丽塔》根本不是色情小说。”

这本书让人思考爱情、思考道德、思考理性。你以为你爱的是幼童的形式,其实你爱的是洛的实质,你注定毫无归属。亨伯特陷入其深,而洛呢,也许只是因为她这样能得到亨的妥协,得到满足感。站在亨的立场上,这是伟大的不同凡响的爱情。但是,对于洛丽塔,回复亨伯特的只有一句话。“我不会和你走的。他伤了我的心,而你毁了我一生。”当初的一切只是两个人在那同一脆弱时刻的互相需要,而亨堕入万劫不复,洛带伤度过余生。这不是一个爱情悲剧,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太过美丽,太过复杂。

“洛一丽一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这,是我记忆深的一句话,也是颇具回味,挺美的一句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