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大学一张纸条感动无数中国人:中国百年前的英雄找到了

美国一位叫卡本蒂埃的顶级富商在给哥伦比亚大学校长的一封信上曾这样写道:“在我们模糊的概念中,他们似乎只是崇拜魔鬼的未开化的人,他们是抽食、留着猪尾巴一样辫子的野蛮种族。”

这就是美国人心中对中国人的普遍看法,他们甚至把中国人和动物同等对待,这是我们的屈辱!

但在信的最后,卡本蒂埃却诚挚地说希望美国人开始正式认识中国人,认识中国文化。

因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这位顶级富商从鄙夷中国人到尊重中国人,还为研究中国文化倾尽毕生心血,一位富商晚年竟一贫如洗的度过,实在难得。

他其实只是一个华工,在当时美国,华工地位非常低,但他却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卡本蒂埃对中国的偏见,还和卡本蒂埃一起捐出所有积蓄给哥伦比亚大学建立汉学系,让中国文化从此走向世界,在这件事上,他居功至伟!

他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农民,却得到了美国被众多人巴结的卡本蒂埃的尊敬还把他作为毕生的朋友;他是一个文盲,但他却推动了中华文化的研究和传播,他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英雄!

在哥伦比亚大学的东亚系,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挂着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在一个角落里却罕见的挂着一个中国华工的画像。

他的眼神中透着一些忧郁,也是,他在美国做华工,每天都要受着来自周围人的鄙夷和嘲讽,能高兴才怪。

不过有一个人除外,就是他的雇主兼朋友卡本蒂埃,这位一手打造了美国奥克兰市的顶级富豪却独独非常尊重他的华人下属丁龙,还和他成了一辈子的朋友。

十九世纪50年代,卡本蒂埃在美国西部做铁路生意,而丁龙就在修建铁路的工人里面,他们正式成了雇佣关系。

在美国,华工做着最累最脏的活,却得不到美国人的尊重,美国人通称他们为“猪仔”,意思就如它的字面,美国人并不把中国华工当人看。

尽管是被掳掠而来的,但是这些社会最底层低到尘埃中的中国农民仍然兢兢业业的干着自己的工作,他们不会为自己申辩,只会弯腰勤勤恳恳的干活。

这些卡本蒂埃都看在眼里,他感到不可思议,在他的心里潜在的认为中国人就是低下的,就是没有素质的,可是这些中国工人却并不是这样的。

这个时候美国对华工的态度极其恶劣,还经常虐待华工,因为华工劳动力价格便宜,干活又勤快,在美国基层建设中占了很大的比例,这导致了很多美国人的失业,因此社会中起了反对华工的热潮。

丁龙等人的处境很不好,本以为他们也会被老板卡本蒂埃解雇或者虐待,但是卡本蒂埃什么都没有做,反而在铁路修建好之后把丁龙聘为了自己的男仆。

随后丁龙就跟着卡本蒂埃去了他的家里,卡本蒂埃为人优越惯了,有时候脾气不好就会骂这些仆人,虽然他不是故意的,但是内心深处他觉得没什么,因为他是主,他们是仆。

有一次在自己别墅里,他又喝了酒,心情不好,把所有仆人都赶走了,等他酒醒了出来一看,所有仆人都有了,只有丁龙老老实实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丁龙恭敬的回答:“先生,您是我的雇主,我有义务为您工作,孔夫子教导我们受人之托当忠人之事。”

卡本蒂埃听了很惊讶,他没想到这个丁龙竟有如此优良的品质,孔夫子的思想渗透到了每个中国人心中,可见其影响力之大。

在卡本蒂埃家里工作的时候,丁龙也和卡本蒂埃建立了友谊,他把家里管理的很好,卡本蒂埃很信任他。

卡本蒂埃把丁龙当做自己真正的朋友,听到别人瞧不起华工时,他会生气的回怼回去。

有一次两人一起坐游轮回美国,卡本蒂埃坚持要丁龙和他一起待在高级包间,这时有几个美国人看到丁龙是一个中国人就要把他赶下去。

看到他们非要丁龙出去,卡本蒂埃也生气了,他一副恭敬的样子对着他们说:“这位先生是世界著名的哲学家,我只是他的秘书。”

听到卡本蒂埃这样说,他们根本不敢相信,因为不论怎么看,卡本蒂埃的穿着都不是一个秘书的样子,更像是个商人。

如果他是旁边这位先生的秘书的话,那旁边这位先生的地位肯定更高,顿时这些踩高捧低的人对丁龙就一副尊敬的模样,都争着向他问好致意。

丁龙惊讶的看着卡本蒂埃,他实在没想到卡本蒂埃竟然愿意这样说,他感动的说:“先生,您不必如此。”

卡本蒂埃却摆摆手,说道:“丁龙,你是一个朴实善良的人,他们不应该如此欺负你。”

丁龙听着卡本蒂埃的话眼中有泪花闪过,他一个文盲农民怎么能得到卡本蒂埃如此关怀,心中感慨良多,他向卡本蒂埃深深鞠了一躬,真诚道谢,“谢谢您,先生。”

又过了一段时间,丁龙想要退休了,他找到卡本蒂埃说这个事情,卡本蒂埃惊讶之后就想要挽留丁龙,说如果丁龙想要继续干的话,他这里随时欢迎,工资只多不少。

丁龙又一番道谢,最后听到卡本蒂埃说在这即将离开的时候,他愿意满足自己一个愿望,只要他能办到,什么愿望都可以。

丁龙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捐出自己毕生积蓄,给哥伦比亚大学建一个汉学系,致力于研究发扬中华文化。

卡本蒂埃又问一遍,他知道丁龙在中国是一个非常穷的农民,不然也不会被掳掠到这里做华工,他还为了丁龙准备了一笔非常丰厚的养老金。

卡本蒂埃此时内心里面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一个渺小低到尘埃中的农民,他的愿望竟是希望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这太伟大了!

丁龙也感动卡本蒂埃竟然给了自己一个承诺,那自己的愿望就一定可以达成了,千恩万谢之后,丁龙离开了。

卡本蒂埃是近代美国的一个传奇人物,一个鞋匠之子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成为一个顶级富商,哥伦比亚大学是他的母校,在他毕业后,由于他超高的成就,哥伦比亚大学校长与他成了朋友,他们尊称他为“卡本蒂埃将军。”

当初从哥伦比亚大学本科毕业后,卡本蒂埃去了美国西部想要淘金,但是金子没淘到,于是他又做起了铁路生意,很快暴富。

在海滩处女地上,他建立学校、码头、医院、船坞等形成了一个城市,这个城市就是奥克兰市,他自认市长。

后来他又到加州创办国民自卫军,并自命为将军,所以由于他做的这些极其重要的事情,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长都非常尊敬他,称呼他为卡本蒂埃将军。

丁龙一辈子攒了1.2万美元,这笔钱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足以保证他后半生的安稳生活,但是他一点都没有给自己留下来,全部捐给了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

如今,他给哥伦比亚大学写的捐赠证明还在大学里面完好的保存着,这个证明只是一张普通的纸条,最后署名丁龙,字的下面是一行字:一个中国人。

在答应丁龙这个愿望的时候,卡本蒂埃知道,他的1.2万美元根本不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从开始答应他的时候,卡本蒂埃心里就确定,拿出自己的钱,无论多少,一定要帮助丁龙完成这个伟大的愿望。

卡本蒂埃用自己的名义给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写了一封信,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同时他说自己也会捐赠一部分钱帮助完成汉学系的建立工作。

很快卡本蒂埃收到了校长的回信,信里面同意了建立汉学系的事情,只不过他的条件是要用中国驻美大员和美国名人的名字来命名这个汉学系。

卡本蒂埃立即严辞拒绝了这个提议,并且正告校长,如果不同意用丁龙的名义来建立这个汉学系,自己不会投钱,丁龙的钱也不会投进去,这个事情直接作废。

更为难得的是卡本蒂埃真正的站在一个中国人的角度,谴责西方对中国的歧视行为,谴责美国的排华法案。

他们之间来往的信件,如今完好的保存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图书馆里面,打开这些尘封的信件,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卡本蒂埃是怎样的坦荡怎样的真诚。

一番商讨之后,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同意了卡本蒂埃的提议,决定在学校里面建立汉学系。

卡本蒂埃追加了275,000美金,后面又随着事情的进度不断的往里投钱,直到最后把自己毕生所有的积蓄都投了进去,甚至把自己在曼哈顿的房产都卖了,最后搬到了纽约的老家高文镇,住在老房子里度过晚年。

卡本蒂埃和丁龙之间的这种友情显得更为伟大,他们跨越了民族,种族,阶级而建立起来的这种超越俗世规则的情谊显得真实无比,令人感动。

其实我们今天能知道这件事情完全是因为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里面保存着他们之间来往的信件,卡本蒂埃在和校长沟通时,请他们不要留下自己的名字,自己只愿意默默在背后帮助丁龙完成愿望即可。

这件事情在当时的世界上引起了广泛的热议,清政府的慈禧太后知道之后非常高兴,她马上捐赠了《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等5000册宝贵的中国书籍,李鸿章和驻美大臣伍廷芳也都捐赠了一定数量的图书。

同时卡本蒂埃还不断的捐赠其他学校,让他们加大对中国文化的研究力度,如他曾多次给加利福尼亚州的加州大学提供捐款,让他们研究宣传中国文化。

晚年时他多次来到丁龙的故乡——广东,真实的感受中国的文化和传统,并向中国最早的西医学府广州博济医学堂捐款。

为了好友丁龙的愿望,卡本蒂埃捐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晚年时过着清贫如洗的生活,非常令人尊敬。

从丁龙和卡本蒂埃的故事里,我们看到了不同文化的融合,看到了人性中的美好。

丁龙,一个文盲一个农民,却创造了独属于他的一段历史,他推动了中华文化的传播,是所有中国人的英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