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一阶段的英国

许多年来,英国统治集团同美国和法国帝国主义者一直勾结在一起准备对苏联作战。他们指望挑起其最危险的竞争者,即德国和日本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战争,企图以此使苏联和他们的帝国主义敌手两败俱伤。但是,英帝国主义者打错了算盘,他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帝国主义阵营内部矛盾重重,尖锐已极,以致第二次世界大战并不是由侵略国家和苏联间的冲突开始,而是由德意集团为一方和英法为另一方之间的战争开始的。

英国统治集团本来希望挑起德苏战争,可是在1939年爆发的却是德英之间的战争。这是两次大战中间时期领导国家的历届英国政府所顽固奉行的对外政策的破产。在1939年9月3日,英国对德国宣战的当天,涅维尔·张伯伦在下院的一次会议的发言,就是这一事实的自白,他说:“对我们大家来说这是令人伤心的一天,对我来说也是最可悲的一天。我所致力从事的一切,我所希望的一切,以及我在我的全部政治生活中所信赖的一切,今天都成为泡影。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对德意集团和英法集团来说,这是一次帝国主义战争,因为这次战争是帝国主义矛盾的产物,两个资本主义联盟都是要在战争中追求自己的帝国主义目的。

虽然在战争初期,对于英国来说也是帝国主义战争,但当时欧洲形成的具体环境是:在英国对德战争中,从一开始就具有正义的和反法西斯的因素,这些因素在一定阶段,即1940年夏天,法西斯奴役直接威胁着英国本部的时候,就开始占优势。这些从一开始就起作用的正义战争的因素是:英国所反对的法西斯国家非但在本国消灭了资产阶级民主自由的最后残余,而且明目张胆地宣布要消灭其他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一心要把法西斯制度推行全世界,奴役其他国家人民,也包括英国人民在内。英国人民之所以一开始就支持对希特勒德国作战,并把这场战争看作是争取本国和其他国家人民的自由和独立的斗争,正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帝国主义战争阶段,在战争的性质上有着这种反法西斯倾向。正如丘吉尔传记作者路易斯·布罗德公正指出的:英国人民如此万众一心地投入战争,是历史上罕见的。

1914年,全国舆论界中大多数人对参加战争这一决策的正确性表示怀疑。而在1939年,不赞成者则寥寥无几。全国人民一致拥护政府对独裁者宣战的决定”。

大战初期,英国对德作战性质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反法西斯倾向,而是帝国主义的倾向。在这个时期德国还没有在西线大举进攻,这一战争对于英国来说不是为保卫自己的独立而战,而是为争夺欧洲霸权而战,这个时期,英国政府考虑的不是如何抵御法西斯侵略、保卫英伦三岛,而是如何把对德战争变成反苏战争;这时英国政府不促使各大国建立反希特勒德国的阵线,而却把自己的盟国(波兰)交给希特勒去踩躏。

在英国对德战争的性质上,这些帝国主义倾向的优势一直持续了整个“奇怪的战争”时期。1940年德军对西欧发动进攻时期,由于法国和其他许多国家的失败,英国在欧洲大陆既丧失了自己的军队,又失掉了所有的盟国,当希特勒大军入侵英伦三岛的直接危险迫于眉睫的时候,战争性质的帝国主义倾向便丧失了意义,降到次要地位,但并没有完全消失;而反法西斯、解放的倾向却开始起着显著的作用。从此以后,对英国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已从帝国主义战争转变为反法西斯的解放战争。这时英国所操心的,与其说是如何建立欧洲霸权,倒不如说是如何避免战败和防止法西斯军队侵占英伦三岛。

然而,这场战争从1940年起对英国具有反法西斯的正义性质,以及广大人民群众对战争的积极支持态度,这和英国反动统治集团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所追求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英国统治集团所追求的目标与反法西斯斗争的解放任务毫无共同之处。英国统治集团和美法两国统治集团一样,不希望彻底粉碎德意法西斯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不希望使德国、意大利、日本及其侵略伙伴从反动势力的统治下解放出来,不希望在这些国家中实现根本的民主改革。英国统治集团只是竭力设法解除对本国的威胁,只想把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的实力破坏到不能再同英帝国主义的利益进行竞争。同时英法美三国统治集团仍然没有放弃利用自己的帝国主义敌手去反对苏联的计划。

1940年起英国进行的战争的解放性质和英国统治集团在战争中所追求的帝国主义目的间的矛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英国的全部内外政策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跡。

“奇怪的战争”英国同德国处于战争状态之后,保守党企图组织联合政府,这是过去每当国家处于危急存亡之秋英国常有的事。可是,在张伯伦领导下有工党和自由党参加的联合政府没有组成。这时张伯伦在英国人民面前已声名扫地,因此工党和自由党都不敢冒险参加这样的联合政府。自由党和工党拒绝支持张伯伦,他们赞成对德宣战,并声明他们全力支持政府进行战争。

1939年9月3日,代表工党出席下院的阿瑟·格林伍德宣布,工党支持为对德作战而采取的一切必要措施9月3日,工联总理事会通过了决议,它和格林伍德在下院的声明的精神是一致的。

9月8日,保守党、工党和自由党间缔结了“政治休战协定”,根据这个协定的条款,它的参加者在战时有义务“在下院现有或可能出现空席时,不提候选人来同议院中空悬席位所属的党所指定的候选人竞选”@。政治休战协定还规定,在一定时期内不进行地方自治机关的选举,空悬席位应该用自行加聘的办法递补。继“政治休战协定”之后又出现了“工业休战协定”,它目的在于保证在战时工人和企业主间的冲突能不通过罢工来解决。

1939年9月,英国国内政治情况是:张伯伦的保守党政府已在英国人民面前声名狼藉,因此,如果在战事爆发头几天工党要求它辞职,它是会立即垮合的。

张伯伦使温斯顿·丘吉尔参加政府。丘吉尔在战前时期曾反对张伯伦对侵略国作过多的让步,并要求在德国武装力量日益加强的情况下,英国应当加紧进行武装。张伯伦这样做是为了讨好国内舆论界,舆论界认为在组织对希特勒德国作战上,丘吉尔比英国其他国务活动家更有能力。同时,在大战前夕以集体安全拥护者自居的安东尼·艾登也被网罗进了政府。利·埃麦里写道:“张伯伦感觉到舆论界在责成他把丘吉尔和艾登引进政府。

英法统治集团中很大一部分人,在对德宣战以后的新情况下仍然没有放弃敌视苏联的政策,他们企图把对德国的战争变成反苏战争。这就说明为什么从1939年9月初到1940年4月,英国和法国一直在同德国进行着所谓“奇怪的战争”,即没有军事行动的战争。

“奇怪的战争”的第一次行动,是英法统治集团出卖了自己的波兰盟国,使其惨遭希特勒德国的蹂躏。英法统治集团对德宣战以后虽然曾假惺惺地给波兰下过保证,可是并没有执行自己对波兰的义务,也没有援助波兰对希特勒德国作战。在1939年9月,英法有援助波兰的实际可能,但它们没有利用这个机会。英国军事历史学家富勒写道:“当敌人将消灭勇如唐吉诃德的盟军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指英法军队-特鲁汉诺夫斯基)面对着为数不过26个师的敌人,却躲在钢板和混凝土工事后面,袖手旁观。

连英国著名的保守党政治活动家也不得不承认,张伯伦政府丝毫没有执行自己对波兰的义务。利·埃麦里在其回忆录中写道,他曾于9月5日同航空大臣金斯菜·伍德谈过话,伍德说:“我们现在也许还谈不到轰炸埃森兵工厂…或交通要道。利·埃麦里说:“于是我问,难道我们一点也不援助波兰人吗?他没有回答”。利·埃麦里写道:当德国人消灭了不幸的波兰军队的时候,我们对这一战役唯一的贡献是派遣轰炸机在德国上空撒下了许多传单,告诉德国人说,你们打仗是不好的行动。

在新的情况下仍然奉行的旧的,慕尼黑的政治方针,决定了英国政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所实行的战略计划。1938-1939年制定的这个计划,是根据这样一种假设提出来的:战争将是长期的,在战争头几年英国实际上将不参加积极的军事行动。根据这个计划,英国经济转入战时轨道的过程需要好几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英国官方历史作者之一波斯顿指出,按照“负责草拟1939年春季和秋季战略计划的人们的意见,战争头三年应当是准备时期”,1939年9月,宣布英国对德国处于战争状态,这在英国统治集团的“战略时间表”上并没有规定。但是“准备措施的时间表根本没有改变”–波斯顿证明说。他肯定地说:“在战争的最初九个月,扩军备战的规模,实质仍然和1939年夏天所规定的一样。

英帝国主义者(其实不止英帝国主义者)总是喜欢假他人之手进行战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他们的政策也是以此为目的的。英国统治集团指望在战争的头三年内利用别人为他们打仗,这一企图表现为在英国的战略计划中没有规定在战争最初阶段英军要在欧洲大陆展开积极行动。波斯顿写道:法国人应该同意这一事实,在战争头一阶段英国参加的战役只限于海上和空中。

然而,“奇怪的战争”在海战方面也留下了它的痕迹。这个时期英法海军作战的积极性不大。1939年9月19日,德国潜水艇在北海击沉了英国的航空母舰“勇敢号”。10月14日,英国主力规“皇家橡树号”在英国海军主要基地斯卡帕湾受到德国潜水艇的鱼雷攻击。1939年12月,由于以上损失英国舰队实行报复,在南大西洋击沉了德国小型主力舰“斯比海军上将号。

根据英国战争史教授福耳斯的判断,英法空军是“脆弱的,令人失望的,它只攻击公海的德国船只。为了“不激怒德国人”,也就是说不引起他们的回击,有意识地不攻击地面目标。这个时期英国轰炸机主要只在德国上空散发传单。福耳斯写道:总之,空战是“以使那些期待展开争夺制空权的决定性战斗和大举轰炸敌人城市的人们感到惊讶的方式开始的”。

在“奇怪的战争”时期,英国在前线上所受的损失,比英本土的道路上因不幸事故牺牲的人数少得多。1939年10月29日,著名的英国记者汉米尔顿·法伊夫在其日记中写道:“九月份英国本土道路上死亡的达1,130人 同一个月内,在海上、地面和空中被英国的敌人打死的人数则只为691人。

德国利用了“奇怪的战争”时期,加紧准备对法国和西欧其他国家作决定性的进攻。德国编组了新的军队,制造了最新式的武器,主要是坦克和飞机。希特勒分子在预定要攻击的国家中扶植法西斯代理人。利·埃麦里写道:“在这整个秋冬两季期间,德国军事生产的大规模扩展在完全自由和平稳地进行着。成千上万的坦克、装甲汽车和卡车从传送装置里走出来。航空工业急剧发展起来了。制造和分配用于大量增加军队的一切必需的材料。

所有这一切都是在绝对和平的条件下完成的。到1940年3月,希特勒可以毫不自夸地肯定说,德国军事威力在过去五个月内比以往七年增强得更多,第二次世界大战头几个月,在欧洲只有苏联采取了有效措施,来保证爱好自由的各族人民以后取得对法西斯主义的胜利。

1939年8月,苏联在与希特勒德国缔结互不侵犯条约的同时非常清楚地知道,希特勒早晚会进攻苏联。因此,苏联政府的最重要任务是:建立反对希特勒侵略的东方战线,在白俄罗斯和乌克兰领土的西部边境建立了阻挡德军东进的防线。

1939年9月,波兰被德国打败后,苏联军队越过了战前的苏波边境,进入在1920年从苏维埃俄国强迫夺走的白俄罗斯西部和乌克兰西部地区,并在它们的西部边境构筑防御工事。从而暂时阻止了希特勒军队向东推进,并使面临法西斯奴役的数百万白俄罗斯人民和乌克兰人民获得了自由。1939年9月底和10月上半月,苏联同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互助条约的签订,完成了建立东方战线的奠基工作。

这个时期,英国的反动报刊力竭声嘶地宣扬以反苏为目的的英德协定。佛吉尼亚·考耳斯写道,在1939年年底,英国的“极端右倾分子 仍然热衷于同德国取得谅解。他们说,波兰灭亡了。英国和法国怎能恢复波兰呢?让中欧有一个强大的德国作为反对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堡垒不是比消除这个唯一的壁垒,而给斯拉夫野蛮人开辟道路更好些吗?

只有眼光远大的英国政治活动家才能正确地理解到建立东方战线的意义。丘吉尔就是其中的一个,1939年10月1日,他在广雷演讲中说:为了抵抗德国的威胁,保卫俄国的安全,俄国军队在这条战线布防,是完全必要的。不管怎样,占领了有利的阵地和建立了东方战线,纳粹德国就不敢向那里进攻。里宾特罗甫先生上周之所以应邀到莫斯科,就是要了解这一事实,确定纳粹分子是否应该彻底放弃对波罗的海沿岸各国和乌克兰的野心。战前实际存在的英法军事同盟,在1939年底到1940年初有了进一步的发展。9月11日,第一批英国远征军开到了法国。

1939年11月17日和12月4日,英法签订了关于经济财政问题的条约。1940年3月28日,英法最高军事会议通过了一项决议,规定:英国和法国未经双方同意,不得单独与德国进行谈判、缔结休战协定或和约。到1940年春派遣到欧洲大陆的英军已有40万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